看了象友的嘟嘟,也想发一下身边欧洲年轻人探索自我追求梦想的“转行”故事:
A: 计算机本科,毕业前说要申请音像工程的硕士,最后却不忘本心去音乐学院读了电子乐本科,现在一直在各地巡演
B: 高中毕业没读大学而做了银行的职业培训(边上课边拿工资),培训完在银行工作发现卖理财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过的,也不想读经济,于是今年重新申请小学教育的本科
C: 45岁,经济硕士,工作几年发现想要读哲学,于是读了哲学,读完哲学硕士发现遇到了瓶颈,不想读博,对心仪工作要求高,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打打零工
D: 曾经的哲学博士生,副业婚纱摄影支持学业,发现支持不了,后来去做了语言班老师,近况是博士退学正式做了语言班老师
E: C和D的好友,脚踏实地的第二代移民,一直劝CD不要太好高骛远,没有完美的工作,维持生活要紧。读的中学教育,在中学工作一年发现外交部有外交官的培训,就放弃中学教师的位置去做了外交官培训,现在在非洲做外交官。
F: 文学系本科毕业,发现不好找工作,又读了经济系,最后找到了满意的工作。
一批读音乐教育的年轻人: 年轻想读演奏相关的专业,却因为(竞争不过东欧和亚洲人/大多数艺术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生活不易/在欧洲做教师福利好)读了教育专业有了plan b,之后重读演奏类的本科看看自己能不能圆梦,不能圆梦就回学校。

看到这些故事就很感慨包容性高社会福利好的社会,大家都有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负担自己的生活开销,有尊严的同时也能活得很自由。当然,对外来移民来说,转码还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高亮)。

稿子( :0b07: 長毛象宣傳,en還有在接可以問,不用自帶價我有價表

经常一醒来转头就对着这个普罗米修斯版一对异形(实际上是屁眼(图不恐怖但毕竟是屁眼码了码了

我做梦梦到坐地铁跟 Jeff Bezos 邻座(???)然后突然 sev0 了看着他拿出电脑指挥大局。我在旁边观摩了半天才想起来偷偷自拍。这什么跟什么 :notlikethis:
好像上班了以后关于工作的梦就多了起来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