クロ boosted

在我家安营扎寨的那个兔子有小兔子了!今天割草的时候发现了一头小的,根本就不躲人…… :0520:

クロ boosted

“我们的疫情记忆”线上项目

这是一本公共日记。我们希望以共同记录记忆的方式,把这一段与新冠疫情有关的集体记忆留存下来。

今天,记忆成为了一种民主实践。疫情之下,人类正在一起经历这件事情——见证彼此的进步,分享快乐,表达哀悼、恐惧和希望。

强者可以通过塑造记忆来控制弱者,但记忆也可以成为民众的弱者武器。

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唯有认真记住、尽力书写,既是为了抵御终将到来的自身的死亡,也是为了对已经逝去的人的承诺——永不忘记。

你可以用文字和图片,甚至用纸和笔记录后拍摄下来,把你想记录的疫情生活提交到这里存档。

最后,我们会将本站的内容不定期递交到互联网档案馆,试图将这里的记忆永久保存下去。

https://ourmemory.sbs/?p=104

クロ boosted

好不容易稍好点,然后打开网络一看:
世界十大植物种子基因库之一——位于乌克兰哈尔科夫农科院的国家基因库被俄军炸毁。

心态又崩了,普京往死里作啊。

乌克兰国家植物基因库是乌现存最古老的科研机构之一,在苏联时代被建成使用,库内存储约16万种植物种子和农作物杂交品种。它是乌克兰唯一的种子基因库,也是东欧为数不多品种最为齐全的种子基因库。

如今就这么被毁了,这不仅是毁灭人类的科研文明,也是摧毁人类的未来发展。因为全球有包含你中它俄在内数十个农业大国的农学家都要赴乌采取种子样本参与培育研究。
甚至被炸毁的样本中,有很多是已在世界上灭绝的植物样本。

德国入侵苏联时期,在哈尔科夫进行过四次战役,德军都没摧毁它,而是将研究成果全都保存并企图带回国,因为德国人都知道种子是人类粮食的命脉,他们也要造福他们子孙后代。

世界上首个种子基因库同样也是苏联建设的,由农学家瓦维洛夫在列宁格勒(彼得堡)主持建成。二战期间彼得堡遭纳粹围城,研究人员宁饿死也要保护种子,而瓦维洛夫身在集中营仍心系种子安危。瓦维洛夫是对人类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农学家,最终被斯大林迫害饿死狱中。如今惨案再次上演,我们不能忘记死去的人们。

クロ boosted
クロ booste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