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红玫瑰美容院成了上海最出名的理发店。大概看了一下介绍,这算是上海如今为数不多的国营理发店了,从技术到服务到内部装潢还保留着浓浓的“从前的理发店”的风格。
有不少人抱怨说想不通为什么那些人要大老远跑去这家店理发。
为啥这些老克勒、老阿姨那么喜欢这家理发店,具体我也不清楚。就是忽然想起来大约20多年前的旧事——某天一早,我爸和我奶奶吵了起来,互翻旧账,我爸指责奶奶的其中一条是:50年代他年幼时有牙病,彼时家里条件已经拮据,奶奶没带他去看牙,倒是大老远从浦东农村跑到浦西南京路去花钱烫了个头发。
我奶奶出身于小富之家,但因种种际遇,从小洋房住到石库门里弄,最后住到了浦东农村的两间单薄的砖瓦房里。在我儿时的印象里,她的穿着打扮和当时的其他老年村妇并无太大差别,唯有一点与众不同——当年的浦东农妇冬天大都以深蓝色毛线大方巾包头御寒,但我奶奶一直戴驼色或是咖色的头巾,从来不用深蓝色的。
她年轻时的照片所剩无几且都没好好保存,模糊不清,只是隐约能看清身上穿的是旗袍。我读中学时有次她特意叮嘱我:冬天下半身要穿暖啊,不要贪图漂亮穿裙子;我年轻的时候就是要好看,大冬天也穿旗袍,年纪上去了发关节炎,腿脚都不行了。我是在很久以后,在讲旗袍流行趋势的文章里看到40年代流行的那种短到膝盖的旗袍款式后,才能充分理解她为何会这么说。
近来我老是回想起我爸当时痛诉的这桩烫头发的过往——可以说奶奶是有些自私,也可以说她当时是小姐做派难改,在我爸而言的确是挺伤他心的。我只是忍不住想,也许当时奶奶是觉得日子还不至于一直一直、一路一路地坏下去?或者只是太习惯了要打扮?她并不优雅,年轻时不爱读书也没什么文化,脾气并不太好,性格也算不得特别坚韧,绝对是个“非完美受害者”——但依然可算是那个年代的受害者。

我一般不担心说话冒犯到男的以致男的像一些人威胁的“不当女人的盟友”。请做你觉得对的事。如果因为被人语言挖苦了就“不再帮女人”,您压根儿也没打算帮,别跟我这儿装那大瓣儿蒜。

一些随身带刀的注意事项(以前零零散散说过,但最近看到好多女性讨论,就再集中说一次吧) 

而且必须要提醒的是:随身带刀即使可能帮助你在社会气氛紧张时增加一定安全感,通过恐吓作用降低被熟人骚扰的概率,也可能关键时刻增加你逃离突袭的机会,但是哪怕身体上不会受伤,你心理上也一定会难免留下创伤——刀的存在也是伤害。
一个一直带着刀的人,会始终对自己生活的环境没有太多安全感的,刀会不断提醒你严重威胁的存在,所以也会更容易有紧张和恐惧。我回想自己那十几年的成长生活经历时,有时也会怀疑自己的性格里那些尖锐的也许太严酷的、焦虑的部分,也是因为我一直带着刀才带来的。
刀让我似乎可以摆脱掉小时候生长在社会底层乱世感到的那些不安,但另一方面,无论我后来到了哪里,逃了多远,刀也都在提醒我那段记忆的真实。在我后来活得更安全后,那种后怕的恐怖甚至要比当年置身其中时感受到的更强烈得多,也更痛。不得不说,我可能是要用一生去适应和消解那段创伤的,有时也会想,如果离开后也就不再带刀了,会不会我可以变成一个更温柔的自己。可是我没有再选择的机会。
想不到居然有一天这整个国家的那么多女性也都开始讨论带刀的问题了,我曾经还以为只有在东北90年代的环境里才会呢。不得不说很悲哀,有一种逃了这么多年又要被噩梦追上的感觉…… 还能说什么呢,说出来的都是让我自己厌倦的话。

Show thread

一些随身带刀的注意事项(以前零零散散说过,但最近看到好多女性讨论,就再集中说一次吧) 

如果一定要随身携带,建议各位准备弹簧刀或甩刀,而不是匕首或者甩棍,甚至更大更重的那些防身工具。
因为匕首之类的工具平日外层一定是有保护套的,在应对突发对峙时,出刀会太慢,容易被夺,也不够隐蔽。我小时候见过的混混只有约群架双方都有准备时,才会用匕首棍棒这些,日常都是带弹簧刀和甩刀以防突袭。所以请一定要考虑便携性和出刀速度。
如果要过安检,之前看到有象友推荐茶针茶刀,我没试过,但也许是应对安检不能带刀时的一个思路。
以及,对峙时一定要快和狠,尽可能短时间内制服对方,不能犹豫,否则很可能就不再有还击的机会了。但是这仅仅适用于你只应对一个人的情况,那种以一个人对峙多人还能有胜算的情况概率极低,如果人多,请一定尽量逃,实在不行出击一次后也要赶紧找空逃掉。像唐山视频里的情况,坦白讲真的是几乎无法脱身的,太难太难了,即使是两三个强壮的男性应对那几个男人,也是非常困难的。那种情况下你带了武器,还亮出来被他们看到,的确更有可能会被夺走成为进一步伤害你的凶器……
所以带刀自卫也不意味着一定更安全,使用是有前提的。很多女性其实没经历过见过那种野蛮的对峙,容易忽略风险,只能这样提醒一下吧。我自己也仅仅是见过,听过混混讲他们的经验,也在生长过程中带了十几年刀,所以大概知道这些,写出来给各位一个参考。
总之,我不认为为了安全带刀一定是最合适的,不带也非常非常合理,但如果感觉自己需要考虑带,也行,不过一定一定记得使用的情况是有限制的。

若一群白人,殴打几个中国人。其他白人袖手旁观。中国人会不会说:“明明是暴力案件,不必上升到种族主义” ?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