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在家一个半月,最大的体会是:做主妇是酷刑。
当然,我所做的还远远不到主妇的程度。作为一个非常爱做饭的人,在持续给自己做了一个多月饭之后,感受到了虚无,迎来了叛逆——我彻底不想做饭了,甚至不吃了,宁愿饿得打滚、宁愿只吃喝牛奶吃饼干,也不想做饭了。
难以想象我妈在家做了几十年的饭,日复一日,顿复一顿,荤素搭配。当然,她的厨艺非常不好,有一次炖鱼,鱼上桌,我爸扒拉开鱼肚子,发现里面还有碎冰和血丝。我们都感到离谱,常常把这件事拿出来说。
可是我现在觉得,如果是我,做这么几十年的饭,我不仅会给家人做带冰带血的鱼,连对家人的爱也要在这日常的琐碎中全部消失殆尽了,甚至会生出恨意。
怎么能不恨呢?不能。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