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too many books to read, too short a life to live.
总看到有人说读书实际上是消费行为,没有创造任何东西。我无法反驳,甚至困惑,因而也去上网搜索,真的是这样吗?
reddit有个回答至少让我安了点心: I don't think cultivating sympathy is consumption.
你们那些虚无主义的家伙,滚蛋吧。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每个人都有自己微小的命运
如同黄昏的脸
如同草菊的光在暗影中晃动

——《封页》(1984年)

Pinned post

下决心不上传头像以后对所有还在用默认头像的用户都有了一层亲切感。

疯癫与文明 

在18世纪,人们围绕着对疯癫及其传播的危险的意识,通过缓慢而零碎的方式,逐渐形成一套新的概念体系。在16世纪,疯癫被安置在非理性的画面上。在这种画面上,疯癫掩盖着某种模糊的道德意义和根源。它的神秘性使它与原罪发生了联系。奇怪的是,虽然人们从中感受到咄咄逼人的兽性,但并没有因此使疯癫变得无辜。在18世纪下半叶,疯癫不再被视为使人更接近某种原始的堕落或某种模糊存在兽性的东西。相反,它被置于人在考虑自身、考虑他的世界以及考虑大自然所直接提供的一切东西时所划定的距离。在人与自己的情感、与时间、与他者的关系都发生了变化的环境里,疯癫有可能发生了,因为在人的生活及发展中一切都是与自然本性的一种决裂。疯癫不再属于自然秩序,也不属于原始堕落,而是属于一种新秩序。在这种新秩序中,人们开始有一种对历史的预感。而且在这种新秩序中,通过一种模糊的生成关系,形成了医生所说的alienation(精神错乱)和哲学家所说的alienation(异化)。不论人处于二者中任何一种状态,都会败坏自己的真正本性。但是,自19世纪黑格尔之后,这二者之间很快就毫无相似之处了。

Show thread

疯癫与文明 

如果说非理性的回归表现为大规模的重现,不受时间制约而自我继承,那么疯癫意识则伴有某种对现代性的分析,因而从一开始就把这种意识置于时代的、历史的和社会的环境中。在非理性意识和疯癫意识二者分道扬镳的过程中,我们在18世纪末看到一个决定性的起点:一方面,非理性由此继续前进,借助荷尔德林、奈瓦尔和尼采而愈益向时间的根源深入,非理性因此成为这个世界的不合时宜的“切分音”;另一方面,对疯癫的认识则力求把时间更准确地置于自然和历史额发展中。正是在这一时期之后,非理性的时间和疯癫的时间就具有了两个相反的向量:一个是无条件的回归,绝对的下沉;另一个则相反,是按照历史时序而发展。

哎呀…这个国产剧啊就是老毛病总是丢不掉,最后一个小高潮,讲二级市场举牌抢筹导致股权危机最后如何兵行险招逆风翻盘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要是两集之内解决,肯定就刚刚好,结果现在硬生生拖成了五六集还没拍完,各种毫无信息量的注水感情戏,烦得要死。

Show thread

有个性的女性角色设计得蛮多,从台词分配来看,感觉可以过得了贝克德尔测试。
相反,两个重要男性角色都挺让人讨厌的…

Show thread

大部分案例都改了。剧的整体思想倒是没变化太多,强调女主成长,而且基本上没有一个让人讨厌的女配。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