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kachan boosted

所以老大哥害怕的是A future without him.

北京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主题口号17日在首都博物馆发布。
主题口号创作征集工作自2020年5月起启动,通过定向委托创作的方式,面向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征集创意,后经多轮评审,听取有关方面和专家意见,并和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取得一致后,最终决定将“一起向未来/Together for a Shared Future”作为北京冬奥主题口号。
(新华社)

现在这个阶段我还不能理解遇到任何事情第一反应是托关系找人的这种解决思路。家里人有人生病,我的第一反应是好的,我们去挂号,去正常就医。四五百一次门诊没问题,总归去看喽。
但是家里人的思路是,赶快找人,赶快托关系,然后也会逼我去求人问关系。
emmm?成年人的生活智慧是一定要靠关系来保证自己心安吗?

体制内干活心得。
入职第一年真的是有什么任务奔得飞快,单纯想证明自己能力想留下好印象。
如今这个阶段才发现大家成了“混子” 的理由。因为这个体制是不做事的。你百分之八十的努力全是无用功,对实际现实毫无意义,甚至是在促进社会倒退。一旦看清楚这一点后,你工作的动力基本就垮了。腐朽不是一天成的,但我们总要允许他们回光返照的时间吧。哈哈。

seikachan boosted

假设我在美国被猥亵了,我被带到医院,医生把我头发上的树枝拍照,提取证据。
我被小心但不适的折腾完后,穿着慈善组织捐赠的衣服离开医院,等待开庭,据悉对方被指控三项重罪,我提出向我父母保密,我准备了三天终于由我自己告诉了他们。最终对方被判六个月监禁。

假设我在中国被猥亵了,警察不予立案,四年后,我终于通过媒体说出了一切。我被警方骚扰,我的家人朋友被骚扰,对方向法院起诉我造谣,要求我赔偿六十万。我起诉了对方,又过了七年,最终我以证据不足为由败诉。我的微博被封禁,转发我消息的人也被封禁。对方安然无恙。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