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和制度的完善,我想是每个人追求幸福然后逐渐惠及他人的结果,而不是原因。不然会混淆实践和思考在现实上的差别。

Show thread

我在想很多女性之所以说“他打我,但他对我很好爱父母孩子爱岗爱家”,乃至面对一个强奸杀妻犯也会有人说“他是个老实人,爱岗爱家”之类。我想人们乃至女性自己都没有把自己当一个“人”来要求公平正确的对待,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一些有益于双方发展的尝试,而是先把自己从属于某个关系里面来对他人进行评价。先知道如何是有益于自身的做法,我想跟找到问题发生的根源同等重要,甚至更为重要,毕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成为学者思想家,但每个人都需要合理的对待健康的生活。我想有些人会对一些建议跟影响自己心理健康的人断绝关系之类的做法不理解,觉得找到背后根源问题更重要,我想是没有理解被家暴的女性等不到法律更严格的那一天,或者不可能出现先被打死了,然后法律一颁布就复活这样的事情。

就单说说林毛毛以前对我这种低自尊的人的启发吧,一个是功劳都是自己的,一个是过错都是别人的。
就像从小被教导要感恩,孝敬父母尊重师长。其结果就是把自己对世界的好奇和热爱也都归因于外人,会害怕一旦失去父母师长他人的关爱那么自己这些好的品质也会一并失去。但问题在于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有其固有缺陷,一旦任何人和组织有对他人的生命生活有生杀予夺的大权,那么一定会滥用(包括我自己也不例外)。所需要的恰恰是每个人出于对自己热爱生活这些美好东西的维护而站出来,指责不公,仅仅是因为干净的水和空气,窗外的植物和空气,可爱的小动物,喜欢的人的笑容本身就是美好的东西。
可能过去几年我表现得极其愤怒,一有点零星苗头就要把人捞出来打一顿。我反而觉得愤怒是种积极的东西,指向对自己环境的改变。如果,如果林奕含们,以及跳楼的孩子们,有这万分之一的愤怒,知道错误的真的不是自己而是病态的体系和滥用权力的父母师长,那么会想尽办法自救,就不会走到自杀这一步。因为抑郁是一种指向自己的感觉,否定自己指责自己,而很难去看清客观原因是什么。
有人说林毛毛是工业党,文字有大字报的风格之类。我想一个是她造成的自己也料不到的影响,对一个不接广告也不去他人那里拉架的人来说,提供一种我从没想到的示范反而是幸运。但是什么造成了当初十年浩劫的问题,我想这是从没反思过的遗留问题,所以人们会对一个没搞清楚的东西的类似物感到恐慌。何况成年人还有自己的判断不可能完全照搬。对我来说,只要多一种展示新的活法的话语在这里都是很宝贵的,何况对我这样曾经自尊水平很低的人来说也很有启发。有时候大家过于讲求伟光正,想不到的是已经灭绝的生物上有解决某种癌症的密码。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