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警方发布通报说两父女阻碍警务、袭警,实际是女子和其父亲有社区证明有核酸想去看病,因为黄码被警察拦下,争执之后女子准备上车离开,警察站在车门口拦住她“我现在不让你走“并把她推到在地,70岁的父亲看到立刻打了警察一巴掌,警察立刻躺地上了,喊着“录上了录上了”才爬起来。回头通报和新闻通稿都说女子父亲袭警被采取强制刑事措施。

这次还有录像放出来,看了下转评区,没有一个人同情警察。

看到友友发了钱学森转的问题,我想起大学上国史时老师的态度,她说三年大跃进本来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但是我党为了“推行跃进”找了很多“有名望”的科学家出来背书,其中就有钱学森,而且他本人十分积极。大家都知道“亩产过千斤”,这个事是谁吹捧出来的呢?钱学森。他用专业知识论证“亩产过千斤”的正确性、真实性,让大跃进越搞越有劲。最后饿死许多人。“他必须担起这份责任!”这是我们老师的原话。
后来做小组展示的时候,我们班的一个小组选择了“建国后知识分子研究”,研究他年谱、自传的同学说“他在那种情况下也是身不由己,我们要学会体谅与理解”,被我们老师狠狠批评,那是她第一次批评人那么严重:
“错误不是用身不由己就可以推卸掉的,何况是饿死这么多人。他自己都没觉得良心不安,轮不到你们给他翻案。”“错了就是错了,害死人就是害死人,没什么好说的!”
老师还说了什么,如今记不太得了。但我知道:错误不能磨灭、弥补或修改。“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是托词,而我们也必须对这些所谓“伟人”祛魅——没必要搞些遮羞布,谁都不是干净的人。我对许多“缓则”、“粉红”朋友的态度也大多如此,信仰与政见不能区分敌我,什么都不能。认清这一点,我们才能更好的活着,也能坦然面对错误,勿要再犯。

正确的。不要说啥国人温良,就是道德底线太低。价格谈好立刻开始出卖灵魂。从来就没有礼仪之邦,只有互害揭发食人之兽。国内基本盘素质就这样。
任何国外优秀的制度引进国内都会迅速劣化。
连网评员删帖工作都有人抢着做。而且你国人技术懂越多干迫害国人事越多。
建gfw防火长城、发布绿坝、推广反诈、强制全民健康码、手机号强行实名制购买、天眼系统人脸识别、国内社交账号注册强制绑定手机号、国内网站强制备案。一边是国内外交部官员公然开设推特账号,一边是请国内开发翻墙软件shadowsocks作者喝茶,逼其放弃项目维护。太多案例我也懒得再举。

听说要推行“优秀退役军人去中小学任教”了,实在太tm可怕了,但凡军训过的人应该都知道当兵的普遍素质有多低,先不说从事教育行业够不够格,很多人是连基础的道德水平都不过关的,没文化是轻的,流氓地痞也常有,不光说红色教育洗脑的问题,哪怕不是恋童癖不性侵孩子你就得烧高香了,并且所谓的“优秀”也不能保障人品素质,这个优秀肯定是指意识形态,是指会混关系,参见公务员,另外军事化服从管理如果在中小学常态化,这不就是军国主义吗,从小培养炮灰吗,真的要抓紧润了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