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种乡村权力重构的过程中,欧金中肯定是一个失败者。从现有信息看,50多岁的欧金中和80多岁的母亲一起生活,他既没有外出承包医院,背后也没有“宗族势力”。目前记者采访到的一位亲属,称呼欧金中为“姑父”,这恰恰说明,欧金中没有什么“家族”可言。

这位“外侄”说,受害人一家曾经联合另外两家“有血缘关系的邻居”,一起阻挠欧金中建房。这就是中国乡村的“微政治”。在大都市的人看来,这种力量多少有点可笑,但是在乡村却足以剥夺掉一个“老实人”的尊严。

他救过的那个儿童已经长大,在视频中,他说欧金中的“品质”有口皆碑,“他的为人村里都知道”,这种道德上的肯定,其实恰恰说明欧金中在自己的村里是一个边缘人。他越是珍惜自己的声誉,就会越边缘。

在这个社会,你看到过一个道德上站得住的人,能够享受到“公平”吗?」

#我在看什么 #欧金中 #农村

telegra.ph/%E4%B8%AD%E4%BA%A7%

Ana Drakšin,通称Baba Aujka(安娜奶奶),号称20s最老的连环杀手。

出身南斯拉夫王国的她曾是大地主家的女儿,上私立学校,会说5种语言。据传有次被军官情人始乱终弃后开始厌世。结婚后她继续研究着化学,在家里置办了个实验室。

丈夫死后,她开始会收费为弗拉迪莫洛瓦茨村附近的女性看病,同时也提供一种特殊的“魔法药水”,来解决她们的婚姻问题——这些问题大部分时候是一个酗酒、家暴、出轨的丈夫。

在开药时,她会特地问来访的求助者:“你的问题有多重?”好根据对方丈夫的体重来衡量药量。

当然,她的”魔法药水“其实就是砷和一些植物毒素。

被捕时,她90岁。这位老妇人状态很好,依然每天化妆、烫卷发,经常买新衣服,胃口很好。
警方不得不派一支武装小队把她带走,因为当地的迷信或崇拜她的农民会阻碍执法。

据简单调查,Baba Anujka已经帮助附近女性杀死了至少50名男子。她被判15年有期徒刑,被称为“弗拉迪莫洛瓦茨的女巫”。但她坚信自己能够活过刑期。

她确实做到了。8年后,1936年,她于98岁高龄提前释放。1938年,100岁的她在家中安详逝世。

如果还有小朋友不知道臭名昭著的“百日无孩”: 

维基://“百日无孩”是指1991年在中華人民共和国山东省冠县、莘县、陽穀县等地发生的惨绝人寰的计划生育运动。有报道称运动从1991年5月1日开始,持续至8月10日,旨在遏制当地的出生人口。政策主张当地妇女无论是怀孕第几胎,还是怀孕几个月,一概强迫人工流产,以此造成社会恐慌,以及大量孕妇被迫流产。//
想一想几个县那么多人,什么时候怀孕、什么时候临盆是自己能定的吗?一百天没有新生儿出生,有可能吗?政府有可能提前一年告知居民几个月期间不要怀孕吗?这种行为几乎是屠杀。
这不是发生在60、70年代,而是改革开放后的1991年。
但是主导者(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后来不但没有受到任何追责,反而官运亨通,07年做到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光荣退休。
zh.m.wikipedia.org/wiki/百日无孩

其实,河南山东的部分地区现在又被淹了…… 只不过没有波及到郑州这种大城市所以大家都当无事发生。听我妈说大家穿雨靴在水里抢收玉米,花生烂在地里,蔬菜价格飞涨…

@huaikong ccp所代表的是一种极致务实主义的意识形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没有原则,没有价值观,没有信仰,并且可以牺牲一切个体,这种价值观也显著的渗透到了大部分中国人的行为模式当中,我们主张的“中庸之道”本质上也是如此,身边经常能看到那种标榜“只要能赚到钱”的人,他们会在任何思想和价值观上打太极、逢迎或者翻脸,一切都只是工具,他们什么都不在乎,就像中国为了经济发展而实行改开时在国际上迎合西方的面目,和现在为了集权开倒车和西方翻脸的面目这两副面孔行云流水的翻转一样,这对于习惯以普世价值思考问题的西方国家来说大概率是难以理解的事,尤其西方左派,他们很难对此做出及时明智的应对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