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温州动车事故十周年,看一下当年的媒体环境。 ​​​

看了微博上咱国观众对东京奥运开幕式的评价说实话我只有一个感受那就是中国人完了,精神上完了,不是说日本人搞得有多好咱国人品味低欣赏不来啥的,而是咱国从上到下现在整个就一大清思维模式,我乃天朝上国,除了整齐划一宏大辉煌其他啥也看不上,而且是一种基于无知的看不上,你指出这种无知人家反而更豪迈了:有什么可了解的!他们的玩意儿不入流!不大气!甚至也没有不入流这种还略显正式的词,人就一个评价:阴间,谁给我翻译翻译什么是阴间?另外大气也真的是一种很北方的说法,我作为一个南方人从小被春晚stereotype支配的恐惧又浮现上来了,现在可能不止南方人不大气,全世界显然都不够大气,除了俄罗斯可能,for some reason,愚钝如我真的以为大气的意思是能包容差异,也许我错了,总之目前咱国的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青年群众已然像中了邪一样因台湾和香港独立参赛而开展大型赛博发作,此外没说自己差只是指出别人好、别人还不错就已经等于卖国,等于没有民族自信,等于跪舔啥的,没有转圜余地!讲一句不好听的我看您们都已经这个德性了我现在已全然没剩啥民族自信了,受不了了,看到都会红着脸躲避

中国是全球范围内的高氟地区,除了上海和海南地区,全国大部分地区的饮用水中氟超标。国家饮用水标准的氟化物剂量为1.0mg/L,这个准则值与国际上是接轨的,但水源普遍氟超标。尤其是东北,山西,河南,贵州地区和新疆地区。

zhuanlan.zhihu.com/p/22336153

这个演讲视频虽然在《一席》官方下架了,在B站还搜得到。这里是这个演讲的文字版。罗斯高教授分析了城乡发展如此不均衡原因,来自于国家对农村教育投入太低了,孩子连营养都不能保证,很多学生患有贫血,家长没有精力或者不会给幼儿提供早期教育,农民工户籍等限制使得儿童成长阶段缺少陪伴,最终都使得农村的孩子认知能力低,智商水平有限,在本身资源有限的农村更没办法好好学习,最后只能早早去劳动密集产业打工。罗斯高教授甚至委婉地批评了中国的非洲援助项目,说只要从给援助非洲的1000个亿里拿80个亿,就能让30万个农村搞好基础教育。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