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微博上看到个事儿。一位罹患双相情感障碍的西安市民,2022年1月6日因送自己患病的小狗就医闯卡,被立案并于1月26日关押。然后因为他的妻子是台湾籍,被怀疑是间谍,被抄家,所有的电脑银行卡存折光盘手机都被抢去。
至今已经被司法拘留10个月。

补充:

看了下评论区,发这条的博主是当事人妻子的朋友。

这位台湾籍的阿姨一直在西安救助流浪动物,并且在2020年初为武汉捐过防护服。

weibo.com/7718894883/MhJYkcdmH

取消全民核酸不过是回到年初的状态,然而其它条件也没有松绑,可为什么大家会有生活回到原点的普遍错觉?除非我们已经接受了2020后防疫政策下的生活成为常态。

真的匪夷所思,完全无法理解。
疯魔三年后,他若无其事地挥挥手说算啦结束吧,大家就这样开始感激涕零迎接正常生活了。
好啊,你们爽完了,战役结束了,那战犯不审判一下吗?
那些活生生的人遭遇的精神/物理折磨也只是挥之即去的错误记忆吗?

今年,有些曾经温和的学生,变得非常愤怒。她们(有女生有男生)课后找我私聊或写长邮件,字里行间有一种绝望的仇恨:

不相信 “国家发展总体是好的、但还存在需要改进的问题”。
不相信 “中央是好的、执行的人不好”。
不相信 “只要当良民,就能平安度日”。

她们说这三年看清了很多事,我们顺从地当着良民,当局照样想我们死,它就是想我们死,无缘无故。

有些尚未绝望的学生,在微信朋友圈里一遍一遍地写:这都是我们无限让渡权利的后果,我们要重建法学人应有的声音,我们要发挥法学人应有的作用,我们要……

当个好人可真容易! 只需要时不时剥夺他人满足自己原始需求的权力,然后,再高傲地挥挥手,把这权力还给他。 他们就会真心诚意爱戴你。

——星星是冰冷的玩具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