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初選案的47人裡已有29人擬認罪,其實無論他們是否認罪都已被判有罪,「法庭線」這篇文章記錄了一些庭上的發言。其中有段何桂藍提出的質疑:「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話有咩等法庭判,去到法庭又判唔到,全香港冇人答到呢個問題,法官又答唔到,鄧炳強又答唔到!」她問「記者拎到份嘢,係咪拉佢哋呀?」羅德泉打斷道:「呢個唔係提問大會」。
何桂藍反駁:「大家對呢個裁決有疑慮呀嘛,有人攞咗份嘢報道,他日有記者畀人拉,你嗰陣係咪仲話唔知道呀?」羅德泉表示「今日審訊到此為止」,何桂藍繼續追問:「我見你點咗頭㗎,係咪嘢都唔畀我講呀依家?」
在何桂藍高聲質疑羅德泉之際,羅德泉宣布退庭,鄒家成即高叫,「無陪審團嘅審訊係唔公義嘅」,林卓廷亦說,「10 個律師 10 個意見喎,咁得唔得呀」。//
thewitnesshk.com/47人案何桂藍等-4人申解

Follow

看到这条新闻之后又去搜了袁嘉蔚的ig和fb,两边今年都没再更新过了。
最开始对她有印象是看到她去做社区,扎根在田湾,关心的都是很贴地的民生小事,像是小巴班次、停水、路面的洞、走失的小朋友,疫情爆发后又多了代购口罩、跟进确诊个案这些细碎但和社区街坊生活息息相关的小事。
后来她参加立法会民主派初选,有人担心她的名气不如众志的其他人,影响力只局限在田湾。但最后,还来不及知道情况如何,民主派初选相关的人,不分影响力和声名大小,通通被捕入狱。曾经她去惩教所里探望黄之锋和周庭,后来她自己也成了被探望的人。
fb往前翻一两条是她去年入狱后过的第一个生日,才28岁。很年轻却做了这么多勇敢的事情,其实也并不是无所畏惧。所以在手腕上纹了Fearless来提醒和陪伴自己。
在ig搜她,看到她的一则狱中近闻,是去年她因为与狱友拥抱,被罚水饭房10日。
监狱里受到惩罚的是这样的年轻人。
没入狱的时候,她还和朋友做一个叫「番号ABC」的性别议题YouTube频道,还会在过年时给田湾街坊写挥春。入狱之后,中文系出身的她在狱中作诗解闷。
去年28岁生日的时候她写了一首生日诗:

【廿八歲】

那天
在警署前
我解下手錶
讓時間帶走時間
後來
隻手步入沒有時鐘的監獄
讓歲月偷走歲月
今天我廿八歲了

(摘自袁嘉蔚Facebook)

· · Web · 2 · 78 · 62

@whitemango 很多政治人物的 fb,也因為各種原因停更了。有些人轉投了 Patreon,順便為 (將要) 身陷囹圄的人聊表一點心意

@wrightfu1 是,昨晚看到了番号ABC的Patreon。

@Cecilia 不太清楚,但感觉不是

@whitemango 这样的人是英雄啊。加油💪留低一起见证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