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淘宝会员帮舍友的妈妈买冰箱,还买出买出脾气了,明年就说没有会员了,好心当成驴肝肺!

小也 boosted

#勿忘六四 #第一次知道六四 那些不愿意向平民开枪的军人也值得纪念,徐勤先,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军长,曾参加过朝鲜战争,拒绝执行对学生开枪的命令后,他被开除党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一九八九年北京戒严时,第二十八集团军隶属北京军区,军部驻地在山西省大同市,部队代号是五一三六一。何燕然少将任军长,张明春少将任军政委,杜东海少将任副军长,杨惠川大校任军副政委,邱金凯大校任军参谋长,苏云大校任军政治部主任。

第二十八集团军是首批奉命进京执行戒严任务的部队,但在中共官方有关“平息反革命暴乱”的宣传资料中,该集团军不见踪影,被中共当局视为表现最差的一支部队。该集团军没有所属部队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或记功,也没有官兵成为“共和国卫士”。

据军中人士透露的细节是:在镇压命令下达后,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依冰亲自开车到保定,要他带兵进京。他当场表示:“有没有军委主席邓小平的签字?”对方答:“有。”徐勤先又问:“有没有常务副主席杨尚昆的签字?”对方答:“有。”徐勤先又问:“”有没有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字?“对方答:”没有。“徐勤先便道:”手续不全,这兵我不能带。“后他称病休息。周依冰指着徐勤先的鼻子说:” 徐勤先,我知道你老婆是法官 ,你的两个儿子都在天安门广场。“徐勤先被捕时只说了一句话:”或者是千古罪人,或者是历史功臣!“

六四事件结束后被判刑

六四后,徐勤先被判处5年徒刑。在军事法庭上,徐说:“人民军队从来没有镇压人民的历史,我绝对不能玷污这个历史。”“不是人民的罪人,就是人民的功臣!”

其他人:

许峰,第39集团军116师师长。消极抗命,拖延行进。许峰曾化装进城到天安门广场察看情况,回来后对部下说:“现在收不到上级指示,你们也不用找我了。”

陈北。原27军64戒严部队军官,部队画家。在执行戒严任务时,哗变,鼓动士兵自动撤离 。陈北将戒严车私自开到河北某地扔弃后自动脱离部队,后被通牒。

傅秉耀,第39集团军军长。在战前动员大会上说:我这个老兵也是第一次遇到今天这种情 况,我请求大家把枪口抬高一点。

吴家民,陆军第40集团军军长,据该军118师一名战士说,吴家民在向部队下达挺进北京城的命令时,亲自训话:“我活了50多岁,第一次指挥这样的军事行动。军令如山,不过,弟兄们,我求求你们,进城的时候,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请把你们的枪口抬高一寸。 ”

齐金贵,解放军驻云南部队某坦克团上士播音员,“64”后以“中国人民解放军普通一兵”的名义,书写了十多封抗议信,寄给各级政府机关。遭军事法庭判处两年监禁,关押在云南省第二监狱。

佚名战士。1989年6月4日中午12点半左右,一架军用直升机飞到木樨地28军受阻部队上空 ,用高音喇叭反复播讲:“军委首长有令,军队不能受阻,受阻坚决还击!”时,这位佚名战士开着装甲车,用车上的高射机枪向播讲命令的军用直升机扫射,将其打跑了。
原文地址 ptt.cc/bbs/Gossiping/M.1622784

我的梦中情芒🥭,皮薄肉甜核小,完美!

过往的人际关系中,遗忘自始至终都在发生,但一定是从名字开始的。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