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姑且还是让这里起到一个社交的作用吧,坐标西安,某校老师,很闲,你无法想象的那种闲,但现实中是个内向仔,所以试着在这里交朋友,网友面基都ok啦

把暴言当真理的,不是法西斯就是蠢

我上大学的时候,隔壁寝有个guan+fu二代,私生活不说你们大概也就猜的到了,他的一个舍友打算跟一个追了很久的学姐表白,我没见过,据说挺好看的,然后那天他们寝在帮他筹划怎么表白的时候,二代正好在宿舍。说到一半的时候,二代突然问了一句,你们说的是不是大三的那个xxx,他们说是,二代说那是他固炮,在他们仨惊讶之余,二代已经点开了之前录制的小视频给他们看。从那之后,他们寝有一个开始舔着二代学习约炮的技巧,准备表白的那位兄弟掐断了对爱情的幻想,剩下跟我关系比较好的那位倒是没受什么影响,今天又重新说起这事的时候,他很无奈的笑了下,人嘛,就这样。

突然悟到了,在这里记录摸鱼和日常!!!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