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整条北溪一号管道不把气漏完、也没什么可做的了。泄漏的甲烷量占丹麦一年碳排放的32%。丹麦是减排最积极的国家。甲烷对气候变化造成严重影响,在排放初期是二氧化碳的25倍,随着时间推移,排放后的二十年内,会是二氧化碳的86倍。这就是为什么气候变暖极地冻土层融化会进一步加剧气候变暖、因为冻土层里有大量甲烷。

就很想爆粗口。Fuck。这么多人做这么多努力在减排,在试图拯救人类,为权力欲望所夺舍的疯子们一次次把这些耗费了那么多时间与力气的努力瞬时化为乌有。

再看看艾希曼最后行刑前说的话——“我们都会重逢”,虽然他表达时只是在念叨一些葬礼上的套话,但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Show thread

阿伦特真的太犀利了,读得冷汗直冒…… 当下也的确太有必要重读一遍《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因为有太多可以回应当下的段落。比如这一段,放在此刻的中国,仍然是振聋发聩的提醒:想一想吧,我们是只能为中共针对维族等少数族裔的暴行而负疚,还是更应该感到愤怒?!所谓的负疚感是否只是因为我们害怕和维族站在一起,承认正在进行的就是有组织的拘禁和迫害,所以才自我安慰地选择了负疚和感伤?
以前都没认真思考过“感伤”的虚伪性,但再环顾一下我们身边和过去的三年,有多少时刻宣传手段在鼓动感伤的表达来压抑原本该有的愤怒…… 如果在新疆问题上我们自己也开始选择沉浸于感伤,并以为这样就算是保持了“清醒”,那难道不仍然是自欺欺人,且实质上遂了极权的意了吗?
所以不要悲伤,尤其是不要沉浸于负疚感的自我陶醉。要保持愤怒,愤怒才能让我们清醒,不丧失行动力。
什么是行动?其他也许需要更多机会的且不谈,至少我们能先让自己做到不回避相关的报道,去主动了解,并把真相告诉给身边值得信任的人。再微小的抵抗,也好过感伤。

难得还能在豆瓣读到这样的日志,如此写做菜的,也估计只有豆瓣才看得到吧。实在是下厨房界的思想家,但谁不是这么做菜的呢:douban.com/note/838600853/

摘自《艾希曼在耶路撒冷》 :
“帮助他的受害者,让他们好过些。”
“假如这件事非做不可,那么最好是在良好的秩序下进行…”
“好让屠杀可以… 以一种文明的方式进行。”
太阳底下无新事。此刻有多少人都是带着这样的心理,在“尽职尽责做好安排”呢?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