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在豆瓣转发被锁了,在豆豉说吧:
这一年里时不时就会翻翻哈维尔文集,其实我们所处的环境和他当年面对的有一些相似:物质不是极度匮乏,日子还能大概过下去,只是如果拒绝配合,就意味着要被边缘化,且可能失去很多表面看更光鲜的做事机会,也不知道这种状态何时到头。但那时哈维尔仍在写下那些自己认定是对的观点,哪怕没几个人会看。
我一直期望,其实在此刻的中国,还有一些人偷偷地、默默地在写作,不向这个环境妥协,甚至不向绝大多数读者的兴趣妥协。
表面看他们就是一些普通人,但实际上他们可能在创作能够超越这个时代的东西。我们现在无法看到他们,但是以后的人们会看到的,幸运的话,很多年后的我们也能。
我们要有等下去的信心,如果有余力,也要像他们那样,尽量为了此刻的自己和未来的读者,以对得起更长久时光检验的标准,活下去。
这样哪怕死了,默默无闻,也算是没有白白活过。
(截图中的广播来源:douban.com/people/59112359/sta

@ziwendong 同意你說的。是這樣的,一定有人在默默地書寫,寫的是真話和認真的思想,寫給自己看,寫給少數人看。他們也想賺錢,但始終記得有所為有所不為。所以我們每個人都要拿起筆來寫,這就是默默地、讓人難以忍受的緩慢地、但永遠無法被消滅的改變。

@Snotxas 是的,这才是我的意思。不为出版,也不为让更多人马上看见。一种不介意传播和即时性的写作。
相信有这样的人存在,有这样的可能实践这样的抵抗。但不是抵抗某个政权或价值观,而只是面对自我或者极少数人去表达,也许抵抗的就是“我立即要你们都听我说”这一点。
这样的表达应该也和过去那些年的私人书信不同,因为它讨论的不是私人话题,也不是马上要看到回应。它应该就是一个个体在对未来讲述现在的经验。
那位友邻在豆瓣原广播中提到了斯宾诺莎,他一直是我非常敬重的哲人,无论是思想还是他度过一生的方式,他所选择的就是我上面说的那种活法。

@ziwendong Yep, 事實上premodern時期的中國知識份子階層就是靠這樣的生活方式和信念熬過一個個黑暗時刻的。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