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还是要不断提醒自己,才能做到积极一些地去公开参与和性有关的话题,尤其是要尽量做到不回避细节的讨论,不保留经验和经历。每一次都不是毫无犹豫的,我其实在整理文字时都要花比讨论别的事情时更多得多的时间。
因为整个环境其实还存在很多偏见和虚伪,往往不仅来自那个传统的、父权制的社会,也可能来自以为自己在关心女性权益的群体,甚至是以“女权主义者”自居的的一些人。
女权主义作为一个词其实太模糊了,根本无法通过这个词汇,来给自认属于这个群体的人找到某一个明确的共同诉求。我想唯一可以讲的,就是这些人都很关心父权社会下由于先天性别被束缚的人的利益,但是这些人中包括谁不包括谁,都甚至是会有很多不同判断的,比如也许可以不止包括先天性别为女的群体,但也看到有人坚持只能是生理女性。
我比较难过的是,最近这些年随着国内网络(也许不止国内)舆论的戾气泛滥,不同观点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地被直接的攻击和嘲讽淹没,女权主义者群体内部的自我消耗之激烈,完全不亚于父权制一直在施加的伤害。结果就是,哪怕想好好说话都很困难了,你一旦说得多一些,最先来攻击你的都甚至不是那些大男子主义者或者专制手段,而是觉得你“不够纯”的同道者…

Follow

如果说后来这些年我有什么比较大的改变,可能其中一点,就是我开始觉得比持有什么观点更重要的,是一个人解决冲突时的态度。我从来都不觉得愤怒和嘲讽有什么不对,但如果没有交流,或者即使交流,但对方没有蛮不讲理先进行污蔑羞辱,就肯定不能上来就立即辱骂攻击别人。
观点不同可以追问、质疑,当然也可以敬而远之,因为这是非常非常正常的情况,我们自己也都有很多次经历过观点的转变,回想起来肯定不认同以前的自己。所以这种不同,只是别人获取的信息和经历目前和我们的不一样。我们想影响Ta们,就去交流,不想,就让别人自己慢慢成长,说不定哪一天就可以互相认同了呢?(当然反过来也是,我们也可能需要成长才能理解别人的观点)
也不仅仅是对于女性权益的话题是如此,对于政见,或者甚至是家庭关系、生活理念,这些都应该给自己和别人的差异留出讨论的空间。
一种激烈的不容置疑的“立场”和党同伐异,这不仅仅是糟糕的,甚至也可以说本质上就是暴戾野蛮,是直接在伤害人性的恶行。这会让哪怕是持有好意的人,也做出极残忍的事情来。而这样的态度,我觉得是比某些非常糟糕的观点更应该去首先抵制的。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