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关于我为什么吐槽所谓的“东北文艺复兴”不真实,写东北故事的那批作家不真诚,在豆瓣刚好和一个友邻有讨论。虽然已经避免太直接说了,但不知道会不会等一会儿又碰到豆瓣的红线被删掉,在象上也发一下截图吧。而且平日也很少有机会仔细解释问题何在,友邻的提问是不在东北长大的人往往会有的疑问,能这样讨论开也挺好的。
其实要理解真实的东北困境,在国企倒闭的背景之外,同时把握住城市化率高、对外思想和文化交流更频繁这两个部分,才能更清楚东北人面对下坠和失常的心理到底是怎样的。
愤怒和迷茫绝不只是针对所谓的“先富起来的投机客”,而是欺骗玩弄他们人生的这个政权(是的在象上可以说得更直接了)。回避这部分就不可能理解东北。我能接受一些知情者因此保持沉默,但我不能接受知情者去歪曲这些人(因为即使是很平常的工人中也有很多人非常有独立见解和行动力),把他们说成一种安全的戏剧化的人物,是对他们不公平的。
比如,很多年后我和父母聊天才知道,原来89年我们长春一汽也曾是运动的热点之一,当时一位重要的活动者唐元隽就是我爸的同事,他当时也是工程师。关于他后来的人生,也许一些人即使不记得这个名字也听说过:89年此人被判入狱20年,97年减刑出狱,当时妻子早已离婚改嫁,似乎母亲也去世了,可以说一无所有。但在狱中和出狱被限制行动期间,他一直很热爱锻炼和运动,2002年,唐元隽忽然离开长春,跑去福建,雇渔船出海,在行至台湾海峡的中途跳海,纯粹靠自己的体能游泳逃向台湾,而且成功了。完全就是一个真实版的肖申克…… (不过后来还有台湾怕惹事要移交之类乱七八糟的事,他又跑去了美国)
说这些就是想提醒一下或许对真实东北有兴趣的人,请想一想为什么刘小波会是东北人(也是长春的),或者还有李洪志为什么会搞起来法轮功(我非常讨厌这个老骗子,但是这个事情的发生也是有复杂基础的)。东北不是现在官方媒体里描述的那个东北(尤其是我们长春),在抛弃了东北之后,进一步扭曲东北人的声音和面貌,是对我们的更彻底的打压和背叛。如果没有一种文学能讲述出东北的这部分更沉重更本质的真相,那么“东北文艺复兴”就是一句笑话,一句带血的嘲讽。
(请勿将此条转出长毛象)

东北的不幸,是整个中国在这个政权之下将遭遇的不幸的预演。可惜很多人还以为这只是东北的,是可以围观可以有滋有味抒情的…… 所有现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绝望和崩溃、暴力的泛滥,都在之前的东北土地上发生过了。可是我们被捂住了嘴,又或者即使我们高呼、我们用脚投了票,也还是唤不醒其他的那些人。
东北的故事有意思吗?活在里面就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了,现在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吧?

@jiangshanghan 不需要长文,反正我们豆豉站字数不会限制很短,站长也允许直接发。

@ziwendong 又要拿我妈来举例了。一个被政权洗脑的特别彻底的老太太。这位老太太,知道第特律不知道铁西区,经常质疑美国不是那么富裕吗!怎么放任一个城市没落不去救。东北整个没落了,政府也想救,(应该是想救的吧),怎么救不回来呢!我妈直接否认铁西区这样的存在,直接否认东北一辈人的悲惨。这就是天朝,不承认就不悲惨。

@ziwendong 听我之前的同事老师说的,他妻子是出版界的,《张医生与王医生》是因为两个人物选得立不住选题,是拿选题去套人了,最终呈现有问题;前几年,贾行家的《潦草》刚印出来就被召回了;再有,之前和老师聊东北幸存的日本神庙,老师说他知道有作家以该题材写了小说,但是出不来。

@Matters404 居然还有人写了这样题材的作品,要是能发出来就好了,哪怕是在海外呢

@ziwendong 我有问,但是作家好像不想在海外出,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就会出吧。或者是现在的身份可能不适合出,只能匿名什么的。

@Matters404 嗯,有可能。毕竟哪怕自己在海外,如果有亲人在国内,也还是有很大风险。即使匿名,其实也很容易查到真实作者。

@ziwendong 好像理解了自己为什么潜意识会刻意回避看这些成功的“东北伤痕文学”,也一下子明白了对所谓“东北文艺复兴”不真实的感觉真正的理由是什么
一直以来都把满洲老龄少子化和经济衰退看成是日本的重演,但却忽略了两者本质的不同,这是不对的,是过于乐观到自欺欺人的想法。两者虽然有相似但只是阶段性的结果,原因不同结果也根本不可能一样。谢谢点醒!

@ziwendong 你真的好棒!一开始读双雪涛的作品就有这种模模糊糊的感觉,所以不太喜欢看他的作品,读了你的评论才确定了这种感觉。准备去看《不间断的人》,安利成功~

@Bingersoda 其实那篇读起来没有他早年作品那么顺利,但文学性好多了。可以找个充裕的时间慢慢看完,有些地方要细想一下才有意思。

@ziwendong 怎么看尹险峰去年的《张医生与王医生》呢?虽然书写得很驳杂,但似乎还是尽力写出了东北四十年变迁的个人史,相比起所谓东北文艺复兴的那些轻飘飘的作家,这本非虚构(以及李海鹏那篇非常重要的序言)无疑是更伤痕、也更真实的。要是子文东还没读的话,郑重推荐一下。

@Cihangir 我看了下介绍和其他人的评论,也翻了下那篇李海鹏的序,感觉《张医生和王医生》只是通过东北的两个切片,来试图解释这个地方的游戏规则和人们是怎么参与它的(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我不知道这个过程他们分析得怎样,但从描述来看,不确定这样两个人的人生受70年代出生在东北这一点的影响有多大,因为似乎他们遭遇的人情世故,也是可能发生在福建、广东或者几乎任何一个受改革开放冲击的地区,那一套人脉关系彼此牵连底层挣扎跃升,但又伴随惶恐幻灭的路径,是很相似的。所以即使写得动人又真实,也是和他们同代同阶层的跃升者共有的,东北是他们的舞台,可是这个舞台更大得多,游戏规则可能都有好多套,我的一个感觉是仍然还有该说的重要的事没说出来。

@ziwendong
理解你的意思,我是看完了整本书,尹险峰本身是东北人,他的两个同学张医生王医生也年岁相仿,所以更多覆盖的应该是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东北记忆。他们都是七零后,事件大多数都发生在沈阳,所以除了家族史的背景以外,最主要还是写八九十年代乃至二十一世纪头十年的东北城市变迁。我本身是南方人,闽粤人士,就我的了解和成长经验而言,他们那个环境还是和闽粤太不一样了。东北更多是随着计划经济体制发展和倾覆的,他们的生活与命运和体制结合得特别紧密,权力(和所谓的“关系”)在社会明面和潜规则里的渗透也几乎左右了一切。闽粤呢,我的感受更多是九十年代以降,拜改开政策所赐,在个人奋斗基础上的腾飞,权力的痕迹和影响相对而言小很多。确实如你所说,很多该说的事没说出来,一来是非虚构的容量终究有限,二来也是环境不允许。当然,我本人觉得这本书,因为作者野心过大、布局庞杂,所以在写作上有些贪多了。也能理解,当代中国题材的非虚构写作机会总是十分稀罕的。

@ziwendong 如果东北号称共和国长子的话,那么共和国就是标准的PUA吸血型父母。经济上的掠夺,但是也看不到具体的输血,似乎党国始终把整个东北作为战略前沿的炮灰地带,也就是咱国如果和美俄局部作战的话,东北是后勤的基础,也很可能是战争的前沿,所以它们根本没有把东北建设好的那种想法。究其根源,我怀疑是当年腊肉听从死大林的忽悠,出兵高丽,几年的拉锯战没获得什么具体的好处,但是腊肉也应该清楚,俄爹是打算把东北拱手送给高丽的金大胖成立流亡政府的。后来又和俄爹在边境打了几下,估计更不想发展东北。只管吸血就好了。

@jluckjluck 我倒觉得这事甚至最初都赖不到中共上,或者说,是无论东北落在谁手里,只要是独裁政权(日本、苏俄、国民党、共产党等等都一个德行)控制东北,几乎注定了会是被宰割压榨抛弃的命运。
东北当年的开发就是不同势力操控着设计出来的,长春更是一个凭空制造出来的城市,东北当年能够成为工业基地是因为本身就已经有了全中国最深厚的工业基础,所以中共也不过是接手后就顺水推舟,而且可以压榨当然要好好利用起来。
东北是什么”长子“的屁话是哄小孩的,鬼才信,日本人、俄国人在东北之前已经都闹腾多少年了,后来又国民党和共产党对峙,困长春时长春人死了多少?还长子,这话骂谁呢。都是忽悠毫无了解傻子的。

@ziwendong 台湾那女的说是死了三十万,大概是南京大屠杀一个量级的。但是咱共似乎不认这个账。本子闹腾那么多年,东北也供应了咱共很多能源和粮食,以及下岗工人。

@jluckjluck 具体多少是无法确知的,但毫无疑问无辜者死了很多很多,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场本该被铭记并时时警醒的巨大灾难。
我还记得自己中学时一次偶遇一个老人,和他忘记因为什么说到自己很想了解长春在49年前的历史,我那时很天真地说“还好后来俄国人帮我们把日本人赶跑了”,结果那个老人正色道:“不是啊,俄国人比日本人更坏!他们糟蹋了多少东西杀了多少人……” 我当时很懵,说“可是人民广场不是还有一个苏军英雄纪念碑吗?” 他说:“那个都不是真的,是骗你的,你不要信……”
我已经不记得那个陌生老人的样子了,他只是一个路人,但后来我意识到,就是因为生活在长春,我不可避免会在自己人生的那个时刻遇到一个这样的老人,不是他,也会是另一个。只是他们这样简单的作为亲历者的话,也足够打破中共的谎言,甚至更早之前的国民党的谎言、日本关东军的谎言……
我们真正的历史不长,但痛苦在困长春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悲剧也早在起初就被注定。
然而这一切原本可以不发生的。只是尊重普通人,不要操控他们,让他们好好利用自己的资源自由地发展,太多死掉的人本来可以不死,太多宝贵的资源和对知识和美的向往可以不被透支压榨干净……

@yangharrylg @jluckjluck 别了,这种幼稚泄愤的知识分子娱乐还是少拿出来恶心人了。跟东北“文艺复兴”文学本质上一样又假又空。

@ziwendong @yangharrylg 对于这个数字,估计这辈子不太能知道了。十五到二十万应该有。

@jluckjluck @yangharrylg 已经没有可能知道了,留到现在的证据太少。我认为也不需要执着于具体的数字。事件的程度不是用数字衡量的,数字的难以确定反而更能说明程度和特殊性。

@ziwendong @jluckjluck 不幼稚,刘的很多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但偏偏这个事他说出了很多人朴素的心声。因为,小时候,我的父母就是这么对我说得,他们不是东北人,也完全没在东北生活过,我当时不明白,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在阅读了很多史料和经历过一些事情后,慢慢明白了其中所蕴含的老百姓的心理。现在一些人还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是由于这些人都是建国后生的,没有在两个不同的时代下生活过的经验,所以说起话来很轻飘#这也是为什么老一代的台湾人反而怀念日本人,讨厌国民党的原因之一#

@ziwendong @jluckjluck 刘晓波说,中国要殖民三百年始能民主,我爸妈也说,中国要被殖民三百年才能民主,结论,我都听了我爸妈说了,我干嘛还要再听刘晓波放一遍屁呢?#对吧?#

@yangharrylg @ziwendong 个人感觉张大帅杀了李大钊不是啥大事儿,因为李全心全意为苏联谋利益。

@ziwendong @yangharrylg 前几天沈阳推了一个大帅币(银元形状的乘车卡?),我就很普信的感觉我适合用这个大帅币,找沈阳朋友帮忙问一问,结果发现被取消了发行计划,上微博看了一下评论,杀李大钊成为重要罪证,看得很晕。成王败寇罢。

@jluckjluck @ziwendong 是大事,本朝以神话立革命教,张大帅杀李若不是大事,本朝合法性何存?本朝不就成了苏联之小跟班了嘛?何来“带来中华民族走向复兴”#有些时候,有些事,也得换位思考一下#

@nothingbut 活在这地方天天被恶心着如果还受不了装傻,被周围的人和事推着,也能大概看穿了。不过悲哀是我们看穿了也救不了故乡……

@ziwendong 对。我作为重庆人的特殊经验就是,13年之后此地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平西王在重庆那一套的重演。但又怎么样呢,即使平西王上台的时候我就认清了他的本质,即使习上台的时候我也认清了他的本质,他们都是毛间隔几代人投下的阴影,是毛在人世间游荡的还魂尸。
但对现实,我没办法有一点改变。太无力了。

@feizong 仅仅是作为纯文学和他早期作品比很好,倒是和我们上面关于东北真相的话没太大关系。其实只要不再讲一个假东北就挺好了,不指望有人讲真的,讲了可能比刘晓波下场还惨。

@ziwendong 可能也因为如此,我对家底格外优渥的东北同事保佑一丝戒备和唏嘘。哎。

@feizong 家底优渥的基本都是仰仗特权,即使是经商也是和特权勾结,基本没有例外。在东北不按“规矩”是无法做成任何事的。我也是只会和肯承认这一点并拒绝参与的那些人当朋友,其他的真不敢打交道,恶心。

@ziwendong 很对年看不下去当代中国文学,就是因为这吭哧瘪肚地不敢说实话的样子,最近“东北文艺复兴”这么火,正打算看看双雪涛,不过也没抱多大期望。虽然不是在长春长大,但觉得贴着“东北”这个标签的东西大多数跟吉林没啥关系,可能更多是辽宁化的

@kidding 不是,他们连辽宁也没讲明白,早年作品都是忽悠外地人的那一套“东北下岗工人仗义啊”的东西。
当代文学也有很优秀的,双雪涛跳出那套假东北感伤故事叙事的新作品是很好的。我们如果关心中国当代文学,还是要保持寻找和了解的信心,而且这个信心还是值得有的。

@ziwendong 心里想肯定有好的作品应该多看看,但最近几年对中文有很强的情感隔阂感很难看得下去虚构类作品,也不知道怎么了

@ziwendong 非常感谢!一下子理解了我为什么不喜欢双雪涛 我原本只觉得他是匠气,原来是用匠气在掩盖虚伪

@boxue 我不是否认他呀!我原广播只是吐槽他早年作品,但是大力推荐他的两篇新作。还是很值得看的,而且他已经有实际的反省和行动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