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年的很多人 面對外國記者的採訪 是會害怕會沈默的 但也都是會說出「我們支持學生 我們同情他們 我們認為自由和民主是應該的」的人。他們都是普通人,是工人,藍領。
今天上街再去採訪 人們還這樣說嗎?還是會說「這些人都是擾亂社會的五十萬」呢?今天這些人同樣也可以是三十年前那些淳樸善良的普通人啊。
難過且無力的不僅是自由已死 而且人們不再渴望它。人們會反過來捍衛那個剝奪自己自由的東西。

@Thereisnohope 不是这样的。以前如此回答的时刻会被录下来、放出来,现在哪还有人去录去放呢?我不认为当年那些人和今天的有什么本质的改变,改变的更多的是信息的呈现和传播方式。

@ziwendong @Thereisnohope 对,大众传媒很重要,当时关于自由民主的思潮,还有对上街游行的呼吁,其实都是当时的广播和报纸上正常发表的东西

@claraorange @Thereisnohope 太依赖当下各种媒体获取这方面的信息,才会得出“如今很多人被洗脑到说不出当年的话”这样的推论。很多人不是不想也不说,只不过讨论完全转变到了私人关系和亲近的交流中,甚至讨论这种所谓政治敏感话题正是普通人之间表示互信的一种方式(当然也往往和传播政治八卦混在一起)。
逆反心理也是中国普通人肯定有的,甚至因为公开场合更压抑,私下的逆反还会比其他一些国家的人更强烈。而铺天盖地宣传的力度和信息封锁、歪曲的操作,正反应了中共安全感的缺乏。
哪怕是最最底层的乡间,也有人会说出公开场合被视为禁忌的话,虽然他们未必使用那套知识分子的表述方式,但他们并没有被彻底洗脑,而且极少数居然被洗脑的人,无论在哪里恐怕也都会被认为脑子有问题的。

@ziwendong @claraorange @Thereisnohope 我在网上看到的都是粉红-所以中国人都是粉红-所以中国没救了-所以中国人怎样悲惨都是应该的-支持西方右翼种族主义歧视迫害中国人,一套完整逻辑链。十几亿挡箭牌多好用啊。扩散这种想法本来就是外宣的一部分。中国人支性难改活该被灭唯有我例外,这种想法本来就是支性。

@Thereisnohope @tosnbr @claraorange 不要以为人们真的那么信,说自己信更多的是一种自保的投机。
大陆为什么总冒出来求助或者揭发的人在自己发布诉求后加上“我不恨国我相信党会主持公道”?这么说就是真的吗?想想如果不说他们可能遭遇什么,就明白这只不过是为了避免中共对他们进行打压的套话罢了。普通中国人眼里,这只是一种生存的“智慧”。
不能因为他们面对中共舆论控制,显得没原则、没政治气节、虚伪献媚,就认定他们被驯化变成了指哪儿咬哪儿的僵尸。
要求在高压下人仍然坚持公开表达“我相信民主自由不信中共”,这是一种太理想主义的知识分子式的对人的苛责。仅仅因为普通人会投机,就认为他们认同了,也绝望得太早了。行胜于言,去看看触及利益时普通人是否丧失了行动力,才能帮我们判断人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比如,即使自驾去解救丰县被锁女性的那两个女生说出“相信党和国家”的话,也不意味着她们不相信民主自由,不是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而行动。她们只是需要降低自己可能面临的风险和代价。高压下人的软弱投机表达不等于“真信”,得理解大多数人的嘴都没那么硬。

@ziwendong
私底下曾听见过这样的话:祖国强大了,再也没人能来救我们了。
这种埋怨要敢发到网上,分分钟打成境外势力被网暴了……

Follow

@penpen7 对啊。不过这话其实来自于网络,我之前也看过好多次了,漏网之鱼也会口口相传,删不过来。

@ziwendong 原来如此!唉我这几年是越来越理解自己父母辈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心理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