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知道极可能是欺骗,仍然投向一场骗局,是因为知道如果保持彻底清醒,就会永远得不到入场的机会。
捧着一颗真心捧了太久的人,谁又没有过终于渴求坠落的时刻呢?这是“傻”吗?是“疯”吗?
于是醉酒,于是骂人,于是被打,于是痛哭,这只是因为渴求爱却仍然在爱中彻底沦落。她把她的破碎捧给每个人:你看,我不是不够真。
如果自己是她,有谁敢为了哪怕一点点真的可能,去忘我投入?
我知道自己不配,因为我不敢,所以永远不会是诗人,也可能从未那么真过。
这世间总是亏待诗人。诗人仍在用自己痛苦的“真”浇灌我们的干涸。

虽然不认为要责备她,但还是很希望有什么人能帮帮她,不要让她继续喝那么多酒了。酗酒的后果我们都很清楚,那就是一种痛苦的自毁。
即使不介入,也希望不要再有什么访谈视频毫无顾忌地拍摄她醉酒的状态,就算她说她不介意,也别再那么做了。因为看着真的好残酷,尤其是记者表现得那么冷静正常,摄像机也那么冷静正常,而她已经一次次把自己灌醉,不得不把痛苦不堪摆在镜头前。
我无法理解拍摄那个采访的人到底怎么想的,真的没犹豫过自己在做的事情吗?那个视频我实在无法看下去,太可怕的围观,所以为什么要制造这样不堪的围观?

那个趁着她醉倒,从她脚部缓缓往上推,滑过身体直接推到头部的镜头,真的让我感到毛骨悚然……
显然,这种凝视是被制造的,那么是什么样的心理才会制造出这种凝视?他们真的在乎这个女人的痛苦?还是仅仅把她当成了又一场“热闹”?
那些廉价的演出的“尊重”,通过镜头已经完全被戳穿了。想到接下来还会有多少猎奇的围观被制造,就好难过。

@ziwendong 我看到很多人就这件事发表的评论,就是这种感觉!好像他们只是在借这件事来凸显自己,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通篇只看到在评论“她”,却丝毫不关涉到“我”的共情,这让我觉得他们实际上并不关心这个受苦的人,还不如啥都不说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