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伦特真的太犀利了,读得冷汗直冒…… 当下也的确太有必要重读一遍《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因为有太多可以回应当下的段落。比如这一段,放在此刻的中国,仍然是振聋发聩的提醒:想一想吧,我们是只能为中共针对维族等少数族裔的暴行而负疚,还是更应该感到愤怒?!所谓的负疚感是否只是因为我们害怕和维族站在一起,承认正在进行的就是有组织的拘禁和迫害,所以才自我安慰地选择了负疚和感伤?
以前都没认真思考过“感伤”的虚伪性,但再环顾一下我们身边和过去的三年,有多少时刻宣传手段在鼓动感伤的表达来压抑原本该有的愤怒…… 如果在新疆问题上我们自己也开始选择沉浸于感伤,并以为这样就算是保持了“清醒”,那难道不仍然是自欺欺人,且实质上遂了极权的意了吗?
所以不要悲伤,尤其是不要沉浸于负疚感的自我陶醉。要保持愤怒,愤怒才能让我们清醒,不丧失行动力。
什么是行动?其他也许需要更多机会的且不谈,至少我们能先让自己做到不回避相关的报道,去主动了解,并把真相告诉给身边值得信任的人。再微小的抵抗,也好过感伤。

Follow

再看看艾希曼最后行刑前说的话——“我们都会重逢”,虽然他表达时只是在念叨一些葬礼上的套话,但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 · Web · 0 · 0 · 5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