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刚刚看到友邻这篇关于宁德屏南前汾溪村郑公殿的日志:douban.com/note/839402897/
看到原貌和现状的对比当然心痛,但如今我已经不再为此地发生的这类事那么激烈地不平了。因为见过太多连人都不当人的事,如此对待历史建筑也是必然的。文化本身的沉沦以一种“盛世崛起”的热闹场面降临,面对这种现实,当我们都在谈论“保护”时,最后实现的又是哪一种“保护”呢?——“要保护”这话,我如今已经说不出口了。

· · Web · 0 · 6 · 5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