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youtube.com/watch?v=Ew4sQYBNmu
坦白讲,如果不是YouTube的推荐,我也是不会想到去找这方面的视频看的。虽然也为发生在维族等民族身上的折磨感到痛心和愧疚,但我并没有正面面对过任何一位直接表达独立愿望的维族人,更没听过他们本民族角度的历史叙事。我所看到的对维族遭遇的报道,基本都来自欧美媒体,也有少数是社交网站上维族流亡者的书写,可是也比较碎片化。我曾经以为这些已经足够多了,但看完这个很基础的介绍视频,才发现自己是这么无知,都没意识到这种自以为是也是一种被洗脑出来的傲慢。
比如,我看完才第一次这么明确地意识到“新疆”这个词本身就是一种羞辱,又比如我一直以为“老虎凳”是中共叙事中“国民党反动派对共产党员刑讯逼供时的工具”,看了视频里出现的照片,才知道那东西现在仍然有,还变成了不锈钢的,用在了维族人身上……
我知道,对于维族人在“再教育营”里遭受的那些极端折磨,有一些人会认为不完全是真实的。这就像多年前我第一次听到时的反应一样。不得不说,要彻底跳出被灌输的认知很困难,甚至很痛苦,会本能地产生抗拒,尤其是真相很恐怖时。可是,如果静下心来理智去想想,也会明白哪怕仅凭在过去这三年里一次次听说的全国各地的反人道事件,也应该相信维族人讲出来的恐怖经历在当下的的确确可能正在发生——如果铁链女是真的,某些维族女性又怎么可能逃得过被相似地对待?如果人体器官交易的地下黑市存在,汉人自己都不分地域地可能沦入那类地狱之中,那么被抓起来后处于极度弱势的维族人又怎么可能躲过?毕竟,只要屈打成招,被认定为恐怖分子,那么这个人就是可以“被消失”的……
所以,我现在不想再逃避了,该承认当下正在进行的就是大规模的种族灭绝,就算中共没有建起毒气室和焚尸炉,但把人们抓起来天天看洗脑宣传、写什么“心得”,被打分、被奴役,被胁迫在骨肉分离并可能遭折磨致死的情况下强颜欢笑,那么,这真的就比让人直接去死更“人道”吗?
换位想一想如果我是维族人,那么,我只会感到这种“生”都不如“死”。
我仍然是非常害怕流血冲突,可是不发生流血冲突的独立,又注定是不可能的,毕竟过去七十多年的殖民过程中,很多汉人也早已把维族人的土地当成了自己的家乡,怎么可能甘愿迁出呢?这对他们同样是极其残酷的。那么多民族共处的独立呢?也许在中共建立集中营之前,那曾经还是一个有一点点希望的选项,在建立之后,也几乎是完全不可能了——有谁会愿意在恢复自由后和囚禁折磨过自己的人比邻而居?经历过新冠三年,我们现在应该更明白那是多么不可能了。
我对未来很悲观,无论怎样去看,都躲不开一片血色,其中还大部分会是无辜者的。毫无办法,目前我能想到的可以做的,也就只剩下睁大眼睛尽量看清楚这一件事了,如此,至少可以倒倒脑子里被灌入的殖民毒液,让自己犯的错误更少一些——比如,从今往后尽量少使用“新疆”这两个字。

· Edited · · Web · 9 · 163 · 140

我不知道自己写下的这些有没有可能被维族人看到,如果能,很希望收到你们的回复(更正:经其他象友提醒,考虑到安全原因,也许还是不回复更好,具体讨论请看下面的回复嘟文)。我很想知道你们自己是如何看待未来可能发生的流血冲突的?如果它难以避免,我们能各自或者一起做什么来减少对无辜者的伤害吗?
此外,我也很希望我们每一个汉人都好好想一想,我们该对遭受如此可怕折磨的维族人说些什么,我们是不是该鼓起勇气并认真一些,把自己的思考整理出来,让更多维族人听到,也让同样需要思考的汉族人加入进来?
只有鼓起勇气面对现实,保持交流,我们才能避免成为中共沉默的共谋。真的,不要再回避和沉默了,如果我们自己不说,中共就会冒充我们的声音,以我们的名义去继续恐怖的殖民……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ziwendong 因为这些,我对乌鲁木齐封控一直有种复杂的观感,住在那里的汉人在疫情前对维族人的遭遇是什么态度?深想就会很难过。

@linanxin1983 已经不仅仅是难过了,是痛苦,也有绝望。
不过,我不会认为“住在那里的汉人”有什么态度,比我们更“应该”被追问。住的远一些近一些,有什么区别吗?他们任由维族人被抓紧集中营,难道我们不也是?

@ziwendong 我想说的不是他们更应该被追问。是“新疆”这个名词背后,居住在那里的汉人(其中有很多是我的亲友)很自然地把那里视为故土。故土的伤害今天降临了,但这种伤害一直就是另一个群体的生活日常,只是帷幕突然被打破。

@linanxin1983 @ziwendong 如果没有比较好的维族好友或者不从事相关的工作,其实许多在疆汉族也不知道有这回事。而知道的人也多数不了解具体是什么样的,只是单纯以为他们被抓起来。也有相当的人为此叫好,因为一些仇恨教育宣传吧,还有汉族的一些民族ego,其实各族之间的偏见歧视和矛盾还是存在的,
但其实人们很少能讨论这件事,这些都是从一些零碎的交谈中感受到的,更何况很多人是不敢表态的。到底人们有怎样的看法我觉得非常难说。其实从很多现象上就可以反映出社会层面的心理了。
总而言之人们无从了解、不敢交流、害怕表态,都只是隐隐约约有听说,而这本身也被作为“正义的”“有理有据”的一项工作。

@kikihaso @ziwendong 是的,无从了解。我的一些在当地朋友想法比较简单,“听说过,可能有点过了,也挺可怜的,但那边恐怖主义也真的很严重,不管不行”,之类的。

@linanxin1983 @ziwendong 没错 我一开始也是被教育的这种认知,后来自己才慢慢了解了更多。其实这些都不能算想法吧,他们只是学到的这样。

@kikihaso @linanxin1983 我想这个事情我们预期去进行一种过于宏观的、整体的分析,不如就最简单地去试试和身边信任的亲人朋友交流,通过他们了解普通人对这件事认知到了什么程度,又是怎样想的。我认为在这个基础上去拿实际交流的结果讨论,要好于描述我们不可能掌握的群体状态。
我在过去的几年里试着和父母还有其他比较不关注时事的朋友交流,从Ta们的反馈来看,大多数人是知道所谓的“再教育营”不仅存在,也关押了很多人的。他们一方面会有些畏怯地先讲“那也是没办法,毕竟很多暴民偷偷藏在普通人中”,然后就会以七五事件和昆明火车站事件为例,替中共的这种做法辩护——但是,再聊下去,就会发现这其实也是中共洗脑后的一种僵化思维,讲出这句话时他们几乎是没有思考的,而是更接近于忽然面对一场车祸于是高呼一声“天啊”,这并不等于他们相信那个“天”。
当我和他们讲到区分的困难会导致大量无辜的人也被抓时,往往他们也就叹息着说“这肯定是不对的”“共产党就是这么狠”,尤其谈到那些被拆散的家庭时,女性往往都会更动感情表现得更痛苦,也会感到负疚……
不过接下来Ta们也会再次快速地逃避,拒绝了解更多——因为Ta们已经由于深思而感受到维族人的痛了,虽然连真实痛苦的皮毛都还达不到,可是也足够Ta们被吓到扭过头去。
我听到的最多的最后回应,是“可是我们也管不了啊”,就像我们曾无数次在各种恐怖的新闻出现后听到的一样。
中国大多数普通人的习得性无助都太深了,即使他们有同理心,也因为这种极度的无力感而一次次被消解了。

@ziwendong @linanxin1983 有尝试过不过都是不太好的结果… 基本盘缺乏对个体对人的认知,总觉得什么都要顾全大局。甚至我跟最亲近的室友说这些的时候,她也只是说“哎没办法为了国家你们都太辛苦了,摸摸”。
而且我也真的很害怕说这些被人举报什么的… 很深的恐惧…

@kikihaso @linanxin1983 嗯,我也是,都是和亲近熟悉的人才这样深度交流。
我们的恐惧也是中共制造的,如此才能夺走我们的声音,宣称那么做是“人民的意愿”……可是我们根本无法表达真实意愿……

@ziwendong @kikihaso @linanxin1983
这有同理心的还不错了。有时候试图交流:少看负面新闻。

@samehhkl @kikihaso @linanxin1983 这也是一种惧怕面对真相时的套路化反应,是洗脑的结果,我认为只要对方是你信任的人,这时可以不放弃交流,继续聊聊细节的,尤其是引导一下换位思考,比如说“如果我是维吾尔人估计我这样的也早就被抓了是不是?难道这放在我身上不对,放在维吾尔人身上就合理吗?”“如果抓起来的是我,你也会觉得是负面新闻就算了吗?”“如果别人也这么想,是不是我也会根本出不来了?”
像这样的提问,只要是稍稍通情达理的人(尤其是自己的父母),基本都能被引导着理解维吾尔人遭遇的事情多可怕,也会肯承认那是犯罪了。

@ziwendong
我十分反对关于让维族讲述、回复的那部分。

没有对象友不敬的意思。但是维族人需要知道你是足够安全的人才能够讲述。他们的安全第一。然而长毛象上很难证明这一点。

而且,有些讲述是抒发和沟通。那种程度的故事,重新讲述很可能会造成二次心理伤害,而象友你很难提供安全可靠专业的心理人士解决这个问题。

我赞成关于汉族的部分。我们可以讲一下自己。不让我们的声音被任何“官方”代表。

@pearl 嗯,同意你说的,这个对于维族人风险还是太高了,多谢提醒!
我想还是应该把这个问题存在自己心里,接受它的无回应和悬置状态,如果某一天我们自己做到了值得被维族人信任,人家自然也会告诉我们他们自己的思考。
这是不应该由我们太轻易地提出要求的。

@ziwendong 想起王先生力雄在狱中和维族知识分子的交谈。

@Alobeing 刚刚查了下,是《我的西域,你的东土》这本书吗?

@ziwendong 我跟朋友讨论过维族的问题,可能是朋友在昆明读书的原因,朋友坚持认为首先维族要为受到暴恐伤害的人发声,他才会为维族发声,他认为是暴恐事件之后政府才开始对新疆进行大规模镇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

@404not 其实还问问他,难道中国汉族人是去那里不算是殖民吗?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ziwendong 我有一个以前的同事,新疆汉人,很多年前在成都出差认识的,善良热心也有趣,就成为了朋友。几年前跟他各自拉了几个人组队去了新疆玩,旅途挺开心的,但就有一些细节让我觉得如鲠在喉,他会很容易跟少数民族起冲突,冲突时尽显汉人的“高贵”,还会用我虽然不知道背景也听出来带着鄙视的名称叫阿萨克族。那是我们的友谊第一次出现裂缝。

现在,几年过去,我们在各自的路上走着,一抬眼他已经成了生活里只有正能量、不放过7.1/8.1/918/10.1以及其他所有我不知道的纪念日在朋友圈发宣传图片、做完核酸感谢防疫人员保卫人民安全的脑残。这次乌鲁木齐事情发生后,好不容易看到他转了mj的they dont care about us显出了点人味,乌鲁木齐中路之后立刻转了“哪个政府没有问题,阴阳怪气没有用,要去建设它”的狗屁玩意儿。

我们没有争吵过,甚至没有聊过哪怕一句政治观点。但我意识到我们已经分道扬镳了。在他身上,折射出那里汉族跟少数民族的关系。可能也是因为一出生就拥有了至高无上的privilege,所以才要心存感激吧。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tong 他那不是“心存感激”,而是每时每刻都要体现优越感,决不能放弃炫耀优越的机会。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ziwendong 我觉得也不完全是,我不能否认他在生活里依然大体是一个善良热心的人,更多的是完全接受了ccp的那套讲法,前三十年得到特权又不自知,把爱党爱国当作理所应当的事,好日子全是国家给的,否定这个就是否定了自己所有的过往,没有能力面对,只好把小我融到大国叙事里。

令人叹息的是,他第一个孩子脑瘫,所以他难以解决的问题非常多,但就这样,他依然认为政府主动给他这个孩子发牛奶已经做得很到位了,从没想过可以理直气壮要求政府给这孩子更好的社会支持。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tong 唉,中洗脑教育的毒太深了… 但是我也在想,或许还有一个原因是接受现状并自我洗脑自己身处“幸福”之中,要比面对现实承受痛苦更轻松。他如果已经有了这样的压力,也是会比我们更渴望那种“轻松”的,完全接受强力灌输的那一套,沉浸在铺天盖地的官方宏大叙事里,他也能在参与做那场“中国梦”时减轻自己对不确定的惶恐吧。
这么去看,也是一种邪教信徒心态了。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ziwendong 是的,就是这样的。可能潜意识里也不敢把自己从宏大的中国梦里摘出来,身在其中显得自己更有价值。

@ziwendong Uyghur要再建东突,北部的哈萨克人蒙人图瓦人等第一个不同意。什么复国都只是wishful thinking,东伊运一天到晚就知道重建哈里发国,南西域直接政教合一,对Uyghurs来说也是深重的灾难。此外,东突加入🀄国也是在苏联的要求之下加入的,本身并不能算做🀄国人主动要抢夺东突的领土(和解放军开进拉萨是两个概念)。受泛突厥主义思潮影响的那一批人就跑去土耳其了,因为苏联不endorse他们。东突基金会就设立在君士坦丁堡的苏莱曼尼耶清真寺。至于说这位受访者提到的欧洲维吾尔学院,这典型的属于世维会权力结构之下的产物。世维会是在🀄国成长起来的流亡海外的UG建立的,教育水平普遍较好,但因为比较elite,UG群众估计不太买账他们说了什么。我觉得可以谴责🀄人对于穆斯林的迫害及殖民但不能不厘清史实吧。包括Uyghur这个概念也是苏联搞民族识别发明的,这些都要讲清楚。

@anxiny 嗯,象友你这一条嘟文一下子信息量巨大,我已经懵了,需要消化一下😂
但多谢提醒我们维吾尔人群体内原来也有不同的观点,虽然这个不意外吧,但能够了解到具体可能争议点是什么还是很有意义的。
我还需要了解更多才能继续讨论,但是多谢指路!

@ziwendong David Brophy这本讲Uyghur nationalism的书值得一看,大概就是讲他们这个identity是如何形成的
books.google.ie/books/about/Uy

所以其实海外UG(当然我感觉是知识分子比较多)很多时候会把自己和东伊运(包括喊东突厥斯坦的口号人)区隔开来,但当然这并不代表ta们不想独立建国,也不代表他们就不谴责🀄人的殖民和迫害,而是说目前manipulate这个概念的人,很多是极端宗教分子,也是很多人不愿意接受的。(没有人想西域的未来落到极端宗教势力的手中)。东伊运还切实参与进了ISIS的建立过程,这也是大的国际环境所不能允许的。西域问题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既有🀄人对UG长期殖民迫害导致UG受教育程度低下生活困苦种族灭绝,又有国际新形势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四处传播让UG拥抱恐怖主义并希望通过这种手段来独立建国。西域问题是个无解的问题,汉人需要诚挚地道歉和进行巨额赔偿,但也应该远离UG内部的政治纷争,这是我的看法。

@anxiny @ziwendong 倒是希望维吾尔人都原教旨主义,看他们伊朗化或者塔利班化。这样他们的支持者更多。我的态度也是远离。

@ziwendong @anxiny 对于三区革命和东突厥斯坦人民共和国的历史,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实际上有各自不同甚至完全对立的历史叙事,双方都竭尽所能的淡化对方力量在这场武装运动中的存在和影响

@ziwendong @anxiny 维吾尔人键政家们经常会大谈如何建立一个多民族的民主东突,但只要和他们提到其他民族的民族自决,尤其是由新疆哈萨克人提出对北疆的主权议题,维吾尔键政家的反应与坚持大一统的粉红人几乎没有区别。

@anxiny @ziwendong
1944年东突厥斯坦建国时,有很多哈萨克人,爆发三区革命的伊犁塔城阿勒泰正好也是哈萨克人居多的地方。首任领袖伊力汗·吐烈是乌兹别克人。如果泛突厥力量复兴,哈萨克人和其他突厥系民族未必不支持。

中国共产党早期口号喊得很好,支持过蒙古独立,长征路上还建立两个藏人共和国。而在当时,东突厥斯坦政权没有别的选择。苏联不支持它, 它是根本没办法自己生存的。当年其他突厥系民族都加入苏联了,东突厥斯坦根本没法做到一枝独秀。而共产党一直批判国民党大汉族主义对少数民族压迫,在当时显得非常伟光正。而阿合买提江等人在跟共产党谈判前飞机突然失事,这是个迷,以至于一直以来就有人怀疑,是那些人不服从苏联才被清洗掉了。

当代维吾尔这个名称的正式使用可以追溯到1921年,有没有受苏联的影响,有。但当时苏联的民族识别的确基于民族平等的理念、以反对大民族主义为基调,不得不说在理论上是进步的,虽然它操作起来有不少问题。至少汉族之间内部差别,不比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小,更不比乌克兰人俄罗斯人小。当时盛世才政权也好,中共也好,采用维吾尔这个名称,应当看作对大汉族主义的一种抵制,民国时期汉人常用缠回之类的轻蔑的词称呼当地民族。

我是支持维吾尔人独立建国的,可能不可能另说,但这个理念没有任何问题。维吾尔人要独立未必就要靠政教合一的力量啊,世俗派力量也很多。就像中国要民主也未必要靠法轮功一样,虽然它是最大的反华组织。

@cranefeather @ziwendong 当代哈人在西域建国问题上和UG人似乎有不小的分歧莴没办法代表他们说话叻。@Men_kazak 师不知道愿不愿意讲一下话。

@anxiny @cranefeather @ziwendong 我刚好回了两句😄,说实话那个矛盾近乎不可调和

@Men_kazak @anxiny @ziwendong 啊,我看到了……。自己地盘的大一统原来是所有民族的执念,这种东西真心害人不浅😅 。支持所有民族都有权利民族自决。

@cranefeather @anxiny @ziwendong 我对海外的所谓维吾尔独立运动基本持嘲笑态度,不认为他们能成就什么真的独立大业,毕竟在独立还处于八字没一撇的情况下,他们就先考虑怎么消除其他原住民的利益了

@cranefeather @anxiny @ziwendong 苏联的民族识别政策的确具有很大的迷惑性,与其说苏联尊重民族平等不如说这是极权国家为了掩盖政治上的单一而去宣扬族群的多样性(客观上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促进民族平等的作用),多民族的苏联更像是一个普世帝国而非近现代的民族国家。民族识别政策也是站在帝国中央的角度,苏联式的民族身份更多在于帝国中央的认可而不在于公民个人的认同,而在中国,民族身份与限制人口流动的户籍制度紧密绑在一起,让中国的这套民族制度更像是清帝国(也是一个多民族帝国)那样的民族隔离制度。

@plutonem @anxiny @ziwendong 是没错我同意,苏联的确是一个帝国(正好有一本写苏联民族政策书叫叫它是affirmative action empire)。而且苏联实践操作中,对其他非俄民族迫害严重,种族清洗流放屠杀比比皆是。但它的理论,在早期的确是进步的,是有相当高的理想主义的成分的,不完全是政治目的。而且苏联早期的确大力推广过民族之间的平等,有过所谓的affirmative action,基本到了1930年代后才转向对其他民族的迫害(当然斯大林谁都会迫害)。

我对于维吾尔人是苏联体系造出来的民族这个说法比较怀疑,我知道这个词的现代使用的确有苏联的影响,但也有对历史遗产的认同。即便真的是造出来的,它也已经得到了拥有这个身份的人的自我认同,这就足够了。就像是乌克兰人一样,以前未必真的和俄罗斯人有多大区别,乌克兰语和俄语的差别,比普通话(汉语?)和粤语小得多。一大批乌克兰人母语都是俄语,连乌克兰语都讲不好。所以普京强调这是一个硬划出来的民族,不过是有口音的俄罗斯人而已。但现在乌克兰人已经彻底和俄罗斯人划清界限。

@cranefeather @plutonem @ziwendong 莴不打算继续回复叻......就不要因为政治立场而不尊重史实,泥又陷入立场决定论当中去了。就说乌语和俄语本来就是两台语言,但是粤语书面语和汉语官话书面语又是保持一致的,粤语从语言学角度来说并不能称之为一门“语言”。这都是基本事实,全弄混了还怎么进行讨论。莴是一个支持香港独立的人,但莴从来不会用因为粤语是个独立语言来justify香港应该独立(因为这个论据是错的)。香港应该独立是庸为港人是追求民主自由汗法制的一群人,汗中人这种只顾眼前利益的费拉人不是一个共同体。UG要建国也是因为UG需要进行民族自决,要UG治UG,不是因为中人迫害UG所以UG才应该建国,这都没搞清楚先后主次和史实还谈什么别的。莴不再参与讨论了谢谢。

@Anacharsis @cranefeather @plutonem @ziwendong 这素莴的落后语言认知 需要提高 莴一直以为像日语那样用和式汉字字做拼音才能算独立的语言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ziwendong 事实是集中营中死去的大多数人恐怕是要被历史遗忘,就像计划生育、文革、三年“自然灾害”等等那样……因为很早就知道有集中营,这种涉及百万人等的事,心里有比较,所以对11.24的那场大火也无感了。人们只能为些还算不大的事愤怒一下,换作那些大到离谱的事,因完全超出了情感阈值,反倒是失语了(或是“自我狡辩”)。疆藏的“集中营”外交部不知提了多少次,人们只要细想都该意识到这是多么恐怖的事。然而知情者现在看来依旧不多,它的影响本应比既往所有事件都轰动得多。我对这件事很悲观,虽然国外一直不乏关注,但国内即使会变天,发生在疆藏的那些罄竹难书的罪行也是要被轻描淡写过去的。我听inty推荐过一个被迫害的维族音乐人,他们的音乐给我感觉就是来自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气质上很enfp——与estj中国格格不入。我不喜欢“同胞”这个提法,虽然也知道这么说的人并无恶意。我支持任何「独」,当然也包括疆独,不敢说共情,至少我认为这就是对他们最大的理解了。很多人对新疆依旧是官方的滤镜,被像疆域阿力木这种非维族人粉饰太平,而维族人的声音早已被打压得太彻底了。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ziwendong
humarisaac.wordpress.com/2020/
端的报道有分享了这篇文章,应该会比较贴近集中营当事人的想法。文章名《面对新疆危机,一个 2020 年的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Astasuki 这篇我读过,事实上当事人目前也在长毛象,是我一直在关注的象友。但是我认为这篇写得还是不太多,因为这位作者是身在海外的维吾尔人,这篇也主要是告诉汉人可以做什么,但不是很具体。
很抱歉考虑到当事人的安全,我无法分享她的毛象账号,但如果留心,应该不用多久就可以看得到她的一些分享被转到自己眼前的。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ziwendong 可能对他们而言目前作这种程度的号召是相对安全的。别的象友有说东突这个词有被污名化过,这个词要传播出去也比较难吧。现在就是觉得由我们主动了解他们有困难,他们自己披露也有困难。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Astasuki 所以更要主动了解和努力表达。(不过以我对这位当事人的了解,她不是那么简单的怕,而是思考得更多)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ziwendong @luanqiangdaniao 对于这串嘟和部分回复你怎么看

虽然知道即使在长毛象这边,也很可能有些人在看到维族人谈论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并表达独立诉求时,会不认同,甚至觉得我该被举报,但我还是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个访谈视频分享过来:【残酷描述预警】 

@ziwendong 看了一下评论感觉这个问题的复杂程度超过我的预期。我自己只认识一个维吾尔人,并且他高中入党,现在在北京工作也拿到北京户口。但据我所知他的日常生活到现在还是因为民族身份处处碰壁,遇到的很多障碍都非常荒谬。

@aurorainthenorth 都入党了还在北京工作,这其实已经脱离了维吾尔人的主流了…… 说真的我作为汉族人都无法忍耐入党要经历的那一套,尤其是我也差点儿高中时提前入党,当时发现党课那么恐怖,把日常熟悉的老师同学都变得仿佛成了陌生人,我就立即吓到退出了,此后和那些“党员”都保持距离,做不了信任的朋友。

@ziwendong 是呀,所以他跟我说他经历过的一些事情的时候我觉得很惊讶。他确实不可能跟他老家同族人同呼吸共命运了,但无论如何努力向党中央靠拢还是无法真正摆脱这个身份带来的各种问题。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