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恢复了一点力气,我也来写一点#昨日乌中见闻

昨天我们是一点多到达安福路乌中路附近,那时候只有少量的人群,警察也还相对分散,但是可以看到靠常熟路一段的安福路已经停了十辆左右警车,其中有一辆比较大的,上面有沙发,我路过时看见一个灰白头发的便衣男人坐在上面,这个人后面被证明是下午局面的整个领导者。走到常熟路上,我还遇见了一个素未谋面的朋友,他说他刚刚在路口拍下了有人放在地上的花,刚拍完就被警察收走了。

等到我们再回到路口的时候已经不让摆花了,我身旁一个拿着花的姑娘说自己妈妈在新疆被关了三个月,还有一个拿花的女孩在眼睁睁看到旁边的人被抓走之后崩溃大哭。

在我面前被抓走的大约有四个人,第一个是一位很瘦的中年男性,自称复旦哲院毕业,他只是坐在人行道上讲一些很家常的话,甚至还提到自己是核酸阴性举起手机给大家看。我后来反复确信他们抓人不是因为你说了什么,而就是因为你落单、方便抓,这个男人在路边说了一会儿就被五六个警察抓走塞进警车了,然后几分钟内就有又一个突然跳到(绿灯的)马路中间喊“不要核酸要自由”的年轻男生被抓了。(1/3)

希望大家不要再被中共官方媒体和网上舆情管控炮制的信息误导了,请不要通过那些虚假的表象去想象中国大陆的普通人。
如果自己认识的大陆人还不够多,可以先别急着下结论,如果自己就是大陆人,或者有不少大陆亲友,那么从聊聊私下生活遭遇入手,不要急着输出先入为主的观点,只是从日常生活聊下去,也会发现大部分人是对现实的荒谬有足够认知的,也渴望了解真相,能够经由自己的痛去理解他人的痛。
我们都是一样的普通人,虽然可能有时糊涂怯懦,但遇到机会和适当的支持鼓励,同样有可能学会表达真实的心声,甚至鼓起勇气去用行动捍卫自由和人权。
我们如果希望发生变革,就不能放弃对最大多数普通人的信心。虽然普通人公民意识的普遍觉醒注定是非常缓慢艰难的,可是我们不是仍然盼来了此刻吗?三天前我们也以为此刻遥不可及呢,但是它到底还是发生了,就是那些相信它一定会到来的人,才让遥不可及变成了当下。
要表达、要记录、要传播。同时不要彼此轻视。
要去做撒下种子的人,即使还没有足够多的种子萌发,我们也不必践踏泥土。

@lianghuan 是的!目前大家一定要提前准备好,警惕那些分化我们、引导互相指责的言论,不要被它们煽动对立情绪!
我们的第一个诉求就是让每个人都能够表达,所以不要为目前可能还不完全一致的表达彼此疏离!
希望我们能够超越地域的限制,无论在上海还是在北京,在广东还是在新疆,在四川还是在东北,甚至在香港、在台湾、在世界的任何角落,我们都在一起,我们都渴望自由,为自由呼喊和行动的都是我们的同道!要抱紧彼此,团结起来我们才有长久抵抗的希望!

#乌鲁木齐中路 折叠一下见闻 

根本睡不着,闭上眼睛都是晚上见到的同路人们,我们彼此不认识但心照不宣,大家都毫不避讳地或高声或低声地辱骂共产党包括习近平,辱骂核酸和封控,要求自由和民主,就是那样直接地一个字不改地从嘴巴里面讲出来,回荡在空气里,我们互相听着互相懂得,好爽快,核心地带的口号声传过来,即使听不清也都明白。人特别多,从未在线下见过这么多的同温层,多数是二三十的年轻人,最近的学校是上海戏剧学院,我们路过时校门口停了警车,有警察代替保安在门口拦人。方圆一公里所有路口经过的每一辆车都会被查车,趁警察查车时在乌鲁木齐中路路牌下放下了悼念的鲜花,有不清楚事情的外卖小哥问他的同伴怎么这么多警察怎么这么堵,对方直截了当:“这边在游行。”我们不太熟悉路,再加上全程防追踪关闭网络和蓝牙,没有走到五原路,一直在常安长乌绕圈,安福路被封只能绕到旁边街道窥探了一角,整条街的商户都关闭,黑黢黢的,停了一整条街的警车,只有警灯亮着。其他常乌长几条路实际上非常混乱,估计都和我们一样是临时来的,没有任何组织,各自和各自的同伴一起,各自站着不太讲话,那一刻我特别相信围观也是一种力量,我偷偷录了些视频,回来一翻没一条能用的……。离开之后开网刷象才知道几条路上开始抓人。
晚上穿的衣服鞋子戴的美瞳背的包带的手机最近都不会再带出门了,带备用机出门,换另外的发型和厚眼镜,以及不同颜色的口罩,尽量增加被追踪难度。(本段落供参考欢迎补充)
明天周一,祝大家顺利。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