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eng boosted

接着植物学家的聊天多说一句,是当天回来我就想说的,但实在是太emo了我心里很抗拒用语言再去回溯,趁着半夜这个劲头我一口气说了吧。
中科院的植物园,有一株柏树,看上去很不起眼,也不高,但是叫“巨柏”,特别名不副实,落差跟康师傅牛肉面照片和实物似的。因为它还是个宝宝,是叶院长几年前亲手种下的。
“巨柏”是一种仅存于雅鲁藏布江某一小段峡江两岸,全世界其他地方都无分布的一种独特而古老的柏树。参天巨树,是现存最大的柏树种类。它为什么只存在于那一小段峡谷,没能扩散,不知道。但它一定是四川盆地从第一次冰川期开始,亿万年来庇护的无数生命中的一个。
叶院长考察时采集回来的果实标本,烘干过程中落出几颗种子,竟然是活的,种下去,在遥远的华北平原温室里长出来了,嫩绿色的,葱葱郁郁,挂着名不副实的“巨柏”的牌子。
叶院长说,雅鲁藏布江这个流域,要修一个雅鲁藏布江流域,最大的水电站。
以后这个地球,可能再也没有原生巨柏了。
#人间万事细如毛

zteng boosted

有没有什么粤语教程。。。。。。。。真的好想学好想学。。。。。。。

連鍋子

因為家裡其實是北方人,從小家裡做的菜都完全不是川菜。今天才印象中第一次以明確知道自己在吃什麼的心情吃了一回連鍋子,以前應該也吃過,但是不知道這是連鍋,可能就覺得是莫名其妙的肉片兒湯。

簡直……這吃的是禪意吧……這麼簡單,但是這麼完美,清爽鮮香,肉軟嫩 蘿蔔回甜,恰到好處得簡直想連吃半年!

參考還是火哥。肉不要煮全熟,5-8成就可以。今天我煮的裡面完全還是紅的。打沫子就可能要打勤一點了。我沒像火哥那樣把蘿蔔和生肉一起煮。是回鍋那頓煮的時候先下蘿蔔片,水開了再下肉,打沫子,就比煮熟多一點時間就好了。我怕吃肥肉,所以就是用手上有的通脊,最後加了一點豬油。起鍋蔥可以多點。

youtu.be/HWeTrxqp0o0

zteng boosted

我、室友、房东留下不要的衣物毯子布料玩偶,收拾出三大箱,这三大箱在房间里搁置了很久,就因为我找不到之前存的需要旧衣物捐赠的救助站地址,豆瓣做不了话想问一声也不方便。
前天终于无意中找了一个之前存下的救助站地址,哈尔滨的救助站,冬季气温严酷,对布料的需求量很高。今天约了快递,把衣服毯子给寄了过去。
剩下的布偶,约了白鲸鱼旧衣服回收,终于把这几大箱东西都清理了。
年底很多人应该会辞旧迎新,大扫除清理一些家里的旧物,说一下我的经验:
白鲸鱼是我一直在用的免费捐助渠道(类似的还有不少),有点是省心、不用自己出运费、顺丰上门取件,只需要自己清洗整理好要捐赠的物资。缺点是他们为了维持运营,捐赠物一部分废料再加工,一部分卖给非洲,只有一部分是用于国内的受赠人。这是非常正常合理的运转方式,无可厚非。但如果想第一时间把物资送到最迫切需求者手上,这可能不是最优选。适合对捐赠渠道了解不多,时间不富裕,想尽量简化捐赠流程的朋友。
我本来想在社会扶贫公号上找需要布娃娃的求助者,一年前我看的时候有不少这样的需求,给山村留守儿童。房东留下来的布娃娃很多成色也很好,捐给白鲸鱼其实有点可惜,但最近我在上面翻了很久也没在找到需要玩偶的求助,只能作罢。
衣物毯子捐给的是哈尔滨的刘丽救助站,一个很老的救助站了,哔站有他们的视频账号,也有救助微信。

晴天林太厲害!
《銀河修理員》重新填詞,《城市安葬員》:ablobspin:

youtu.be/PGD0VEUY1WI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