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eng boosted
zteng boosted

昨天看少年字采访纽约州最早的堕胎诊所的创立人,很惊讶居然在纽约也有激烈的堕胎抗议者在诊所周围骚扰患者。

m.weibo.cn/1197402387/48033583

“这些抗议者极其聪明(狡诈),会在地铁站就开始拦堵患者。他们不知道谁是普通路人谁是需要接受手术的患者,于是就会以超低的价格贩卖矿泉水给育龄女性,或者直接送给她们。一些患者接受手术时会进行全麻,而全麻前12个小时不能饮水,患者在家里可能会记得,但在去诊所的路上有时过于紧张,就会忘记不能喝水的规定。只要一喝水,就不能进行堕胎手术。”

zteng boosted
zteng boosted

【犹太黑帮暴打美国纳粹】

三十年代,纳粹宣传在美国渗透得很广,一时间到处都有美国纳粹们的公开反犹游行、集会,纳粹死忠组成的“棕衫军”、“银衫军”在大街上招摇过市,迎合了当时大萧条时代美国猖獗的反犹风气。

各行各业的美国犹太人看在眼里气在心上,但迫于对方是合法结党、游行、集会,无法以白道的手段对付。自然,有人就想到了他们在地下世界和意大利裔黑帮风头平分秋色的犹太同胞。

纽约州的犹太裔法官Nathan Perlman亲自打电话给“黑帮财政官”Meyer Lansky,让他去教训这群纳粹分子。
Meyer Lansky对此非常热心,主动提出不收钱免费办事,还问需不要升级服务。Perlman法官当然十分感动并拒绝了,让他们给个教训就行,杀人自己作为法官真的说不过去。

Meyer Lansky同意了,指使同事们,可以“腌(marinate)”一下纳粹,但不能“冰(ice)”他们;可以使用拳头、棒球棍、高尔夫球杆和其他钝器,但不能用枪、刀、冰锥之类的玩意。

于是,在纽约,一场又一场的纳粹集会被专业的犹太黑帮们驱散了——每场下来都有纳粹断胳膊断腿、头骨被打碎,但万幸没人死掉。

Meyer Lansky回忆起当年他在曼哈顿驱散某个“棕衫军”集会时说:
“舞台上装饰着万字和一幅希特勒的画像。发言者们在咆哮。我们只有十五个人,但是我们行动了起来……我们把一些人扔出了窗户……我们追赶他们、痛打他们……我们想让他们看到,犹太人不会总是坐在原地接受侮辱。”

在全美各大城市,在芝加哥,在底特律,在明尼阿波利斯,在洛杉矶,都有当地的犹太黑帮组织起来打击纳粹。
由于当地警察、报刊大部分都在犹太黑帮的发薪名单上,这些血腥的战斗从来没有上过报纸头版,肇事者也从来没被逮捕甚至指名道姓地报道出来过。

在明尼苏达,当地的“赌博沙皇”David Berman甚至为此暂时和“Kid Cann”的敌对帮派放下龃龉。
Berman痛殴纳粹的某次行动更富戏剧性:
当Berman得知一伙纳粹“银衫军”在附近的旅店举行集会并宣扬要驱逐城里所有的“犹太杂种”时,他带着一群同伙冲进现场,开始痛殴纳粹。
十分钟后,大厅已经被他们清空了。
西装沾满了血的Berman拿起了麦克风,向遍地狼藉和血迹的大厅宣布说:
“这是一个警告。谁再说反犹的话就会得到同样的招待。只不过下一次会更狠。”
在David Berman两次破坏集会之后,明尼阿波利斯再也没有公开的纳粹集会了。

收到了 @raka 從肯尼亞發來的明信片! :ablobattention:

圖片裡的太陽被分檢機器模成了火箭,哈哈哈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